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日志

 
 

从利萨海战看黄海海战的战术指挥  

2014-03-18 16:20:13|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治河

一、引言

黄海海战前,各国海军采取的主要战术已经由舷炮战术、战列线战术发展到机动战术。所谓机动战术,就是舰队在作战时编成数个可独立行动的战术群,以纵列战斗队形冲击分割敌方舰艇编队,迫使其无法保持队形,然后钳制其一部,包围其另一部,集中火力打击被包围和孤立的敌舰,并倾全力攻击敌方指挥舰,使敌舰队指挥瘫痪,再将其各个歼灭。1805年,英国舰队在特拉法尔加角海战中击败法西联合舰队,就是运用机动战术取得成功的著名战例。
19世纪中叶各国海军开始进入蒸汽舰时代以后,除利萨海战外,相当长的时间里世界上未曾发生大的海上冲突,因此到甲午战争时还没有新的经过海战实践检验的舰队战术产生。但蒸汽舰的基本作战样式仍是炮战,因此帆船时代的海战战术并没有完全过时,而且核心问题仍然是舰队正确机动与火力的结合。
1894年的黄海海战丁汝昌采用的战术方法与1866年利萨海战中奥地利采用的方法类似,均采用楔形队接敌,但战斗结果却完全相反,奥地利海军取得了胜利,而北洋海军战败,其原因需要我们仔细分析。

二、利萨海战简介

利萨海战是1866年7月意大利与奥地利海军在地中海北部爆发的海战。7月16日,意大利舰队司令佩桑诺海军上将调集11艘铁甲舰和22艘木壳船从安科纳出航,成单纵队向亚得里亚海北部的利萨岛进发,沿途对奥地利海岸防御工事进行炮击。19日,意舰队进入圣?乔奇亚港,受到奥地利岸炮的袭击,其铁甲舰“强大”号受伤,驶回安科纳。
奥地利的冯?台盖豪夫海军少将获悉意大利舰队来袭后,立即率领其舰队(7艘铁甲舰,1艘无装甲战舰和若干艘木壳船)从伊斯德利亚半岛的普拉港出海应战。
20日晚,冯?台盖豪夫舰队驶近利萨岛时,佩桑落舰队对其进行截击。两支舰队相距900米时,意大利舰队首先开火,奥地利舰队未予回击,继续以楔形队接敌,接近到270米时才开炮还击。奥舰队以7艘铁甲舰为前锋边打边冲,突破了意舰队的队形。在混战中,奥方的5000吨木壳船“凯撒”号撞击意方的5600吨铁甲舰“迪波托加诺”号,后者受到轻微损伤,而“凯撒”号自己却撞成重伤。意大利铁甲舰“雷迪意大利”号被奥舰“费迪南德?马克”撞沉。意大利铁甲舰“巴勒斯托诺”号中弹起火,14时30分爆炸。意大利舰队截击不利,损失较大,便撤出了战斗.奥地利取得了胜利。
这场海战是人类首次蒸汽铁甲舰之间的海战,此次海战所采用的战术方法;汽铁甲舰时代的海战战术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此次海战除以前射火炮为主要武器外,还像桨船时代那样,又将舰艏的撞角作为一种兵器,这对以后几十年海军舰体结构设计也有很大的影响。奥地利的冯?台盖豪夫海军少将没有受此前战列舰战术在队形配置方面的束缚,打破传统的思维模式,创造性地采用楔形队敌,毫无疑问是根据其舰队的性能特点制定的:舰艏方向火力较强、舰艇机动性好、舰艇数量较少等等。这一阵形充分发挥了舰队火力与机动性的优势,在交战过程中,奥地利的楔形编队始终掌握战场的主动权,最终取得了海战的胜利。

三、黄海海战的战术指挥分析

战术以及队形都有各自的优缺点及利弊得失,没有绝对完美的战术,需要根据敌我双方舰艇的机动性及火力等情况因时制宜。
(一)日本联合舰队战术
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海战中采用的是典型的机动战术,将兵力划分为本队和第一游击队两个战术单位,并以单纵队为攻击队形。海上交战,队形选择主要目的是为了能够将舰艇的机动性与火力进行有效结合,日本舰队选择纵队既是根据其舰艏重炮少、两舷速射炮多的特点以充分发扬火力,也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机动能力。
从机动性上看,日本联合舰队各舰艇的机动能力差异较大:根据日方档案,构成第一游击队的4艘巡洋舰,“吉野”战前测得最大航速23.03节,为当时世界航速最高舰艇,“秋津洲”战前测得最大航速为16.7节,“浪速”为16.3节,“高干穗”为15.5节。因此,第一游击队的最大编队航速可以达到15.5节。而本队的6艘军舰情况较为复杂,在海战前的测试中,“松岛”“严岛”和“桥立”3舰因为动力系统从设计时就存在缺陷,实际航速衰减非常严重,分别只有10.25节、11.64节和11.05节。此外,“千代田”舰也是同样问题,测试只跑出了11.5节的最高航速,“扶桑”为10.05节,“比睿”为10.42节。这样,本队的最高航速只有10.05节,与北洋海军的编队航速实际相差不大。
从火力上看,日本联合舰队装备120毫米以上火炮99门,其中120毫米和152毫米速射炮59门,大多布置于舰艇的舷侧。关于日本联合舰队的速射炮,甲午战争爆发前夕,北洋大臣李鸿章上了一份十万火急的奏折,指出“……新式快放炮每六分钟时可放至六十出之多,其力可贯铁数寸,实为海上制胜利器。……北洋海军铁甲快练各船原设炮位,当时虽称新式,但较现时快炮,实觉相形见绌……”虽有夸张,但从中可见日联合舰队的速射炮相比于北洋海军的优势。
海战初期,日第一游击队按计划围攻北洋海军右翼“超勇”和“扬威”号,二舰中弹起火,后“超勇”沉没,“扬威”重伤驶离战场时搁浅(亦有说被“济远”号撞沉);与此同时,日军本队6艘舰艇恰好航行至北洋海军楔形阵正前方,被其纵队截为两段,遭到北洋海军猛烈攻击,其中“比睿”“赤城”“西京丸”遭到重创。而此时日第一游击队已经绕过北洋海军右翼,准备转入北洋海军背后与本队实施夹攻,指挥官伊东佑亨发出信号命令第一游击队回援“比睿”“赤城”和“西京丸”,第一游击队立即在北洋海军阵前向左旋回实施支援,不久后三舰得以逃脱北洋海军攻击退出战场,而本队则继续向北洋海军右翼迂回。
在日本舰队完成包抄机动后,以舰艏对敌的态势即已不复存在,横阵又难以随着日舰的运动进行全队转向机动,很快便阵形大乱,完全陷入被动之中。“定远”舰大副沈寿直战后认为:“初见阵时,敌以鱼贯来,我以雁行御之,是也。”他接着又说:“嗣敌左右包抄,我未尝开队分击,致遭其所困。此皆平时操演未经讲求,所以临时胸无把握耳。”在长达五个小时的激战之中,日舰始终以机动灵活的纵队,发挥其火力与机动上的优势,分割包围我北洋各舰,而日本海军竟一舰未沉。
在海战中,日本舰队的两个战术群始终保持纵列战斗队形,以本队牵制北洋海军主力,以第一游击队进行穿插分割,重点攻击北洋海军横阵翼端弱舰和离队各舰,牢牢地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
(二)北洋海军的战术
北洋海军接敌的队形为楔形队,目的是充分发挥舰队舰艏方向的火力。编队从左至右是济远(2300吨)、广甲(1290吨)、致远(2300吨)、靖远(2300吨)、定远(7300吨)、镇远(7300吨)、来远(2900吨)、经远(2900吨)、超勇(1350吨)、扬威(1350吨)。
从机动性上看,北洋海军各舰艇设计航速均达到15节以上,但是由于舰龄较长(舰龄最大的是1881年的“超勇”“扬威”,已服役近13年之久,舰慑新的军舰“广甲”也是1887年的产物,服役也有近7年时间),航速下降严重。根据汉纳根事后给李鸿章的报告称,北洋海军展开成夹缝雁行阵时,航速仅保持在7节。而参战的日本“松岛”舰舰长尾本知道在海战报告中称,北洋海军的编队航速约为10节。相比与日军联合舰队,机动性能远逊于第一游击队,与本队相当。
从火力上看,北洋海军最初参战的10艘军舰共有120~305毫米口径炮40门,结合采用的楔形队,则可以对舰艏方向射击的火炮有:305毫米炮8门、250毫米炮2门、21 0毫米炮10门、1 52毫米炮2门、150毫米炮5门;但是如果敌舰穿越北洋海军的舰艏方向而位于各舰的舷侧,则处于舰艇另一舷的舷侧火力不能发挥。在舰炮射速上,北洋海军各火炮的射速明显偏慢,大部分为1发/分钟,而“定远”和“镇远”的305毫米主炮为1发/3分钟,虽说威力较大,但射速偏低会导致其火力密度不足,在射击精度普遍不高的当时,较低射速就意味着较低的命中概率。
丁汝昌临战前除下令以横队迎敌,还特别强调要集中作战。他曾“屡次传令,谆谆告诫,谓倭人船炮皆快,我军必须整队攻击,万不可离,免被敌人所算”。丁汝昌在临战前曾下达3条训令,即:
1.各小队两舰需协同动作,互相援助;
2.以保持舰艏向敌为基本的战术原则;
3.所有各舰必须尽可能随同旗舰运动。要求各舰以舰艏对敌且随同旗舰运动,就是进一步强调舰队在作战时要始终保持横队,亦即各舰始终以前主炮击敌。
(三)北洋海军的战术指挥分析
丁汝昌和冯?台盖豪夫都各统帅一支拥有十艘左右蒸汽铁甲舰的舰队,都采用便于发扬舰艏火力的楔形队接敌,其作战对手均采用单纵队来袭,初期都冲散了对方的队形,都进行了数小时的混战,所不同的是,奥地利舰队赢得了海战,而北洋海军却输掉了海战。究其原因,应该说从战术指挥上,丁汝昌没有把握队形选择及变化的精髓。
关于丁汝昌为什么要选择横队的队形,笔者认为不能忽视利萨海战对他的影响。利萨海战是黄海海战之前唯一的一次较大规模的蒸汽铁甲舰的海战。作为统领数十艘蒸汽铁甲舰舰队的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尽管是陆军出身,不应该对此战一无所知。但横队是否真的能发扬火力,这个问题要具体分析。
1.当北洋海军采用横队时。各舰均以舰艏对敌,全部27门前主炮均可射击,其中305毫米炮8门、250毫米炮2门、210毫米炮10门、152毫米炮2门、150毫米炮5门;
2.当北洋海军采取纵队时。各舰均以舷侧对敌,则有大部分前主炮、一侧舷炮、全部后主炮共32门可以齐射,其中305毫米炮4门、250毫米炮4门、210毫米炮12门、150毫米炮1 0门、120毫米炮2门。
两相比较,横队可发扬的火力较纵队虽多出4门305毫米炮,但少了2门250毫米炮、2门210毫米炮、3门150毫米炮和2门120毫米炮。显然,丁汝昌是想充分利用“定远”“镇远”两舰的重炮优势,保护其余各舰免受损失,而不是发挥各舰的优势打一场歼灭战,所以他要求所有各舰必须尽可能随同旗舰运动,免得被敌人各个击破。
而且,横队阵形变化较慢。横队转向需要精细的战术协同,各舰艇以内侧舰艇为轴,以相同的角速度和不同的线速度转向,如能在战斗开始前实施尚可,但如果在战斗过程中再实施如此复杂转向,各舰艇很难精确保持在编队中的位置,容易造成队形混乱。而且由于实际海战中日军主要攻击北洋海军右翼,左翼舰艇按照横队转向的要求前往实施支援,其后果就是“靖远”和“致远”先于日军接战,而后“济远”和“广甲”才能投入战斗,不利于一次形成对敌优势,容易被各个击破。
实战表明,将舰艇根据舰种、速度、火力不同,分戍若干战术群,不仅便于机动作战,而且能以己之长击敌之短。日本将舰队分成第一游击队和本队,以第一游击队作为主力,避开北洋海军的主力,打击北洋海军薄弱的两翼。加之他们舰速高,舷侧速射炮多这些特长,所以能够快速机动,及时变阵,灵活指挥,从而在交战中取得主动。而北洋海军混合编队,不仅不能充分发挥巡洋舰的机动突击作用,而且使弱舰成了累赘和牺牲品。在海战过程中,北洋海军被动挨打,未形成阵式就接仗,以致各自为战,都是因极不妥当的混合编队造成的后果,是战术思想陈旧落后、死板僵化以及军舰速度太慢不能迅速完成变阵所付出的代价。而利萨海战中奥地利海军指挥官冯?台盖豪夫海军少将所率领的舰队数量相对较少,而且舰船的机动性好,舰艏的火力较强,所以它采用楔形队迎战,能充分发挥己方舰队的优势,从而赢得海战的胜利。

四、结语

利萨海战是黄海海战之前唯一的一次蒸汽铁甲舰之间的大规模海战,距黄海海战二十多年,中日两国的海战指挥员不可能不深入研究,同样的海战,同样的经验,中日双方得到不同的结论和启示。历史上没有两场完全一样的战争,所有的战术都是有条件的,作为战场指挥员在研究历史战例,学习古人经验时,必须创造性地研究和学习,不能困顿守旧、故步自封。丁汝昌虽然研究了利萨海战的战术方法,但是没有深入研究分析自己舰队的火力与机动性能的特点,没有把利萨海战的成功经验与自己舰队的具体情况紧密结合,导致黄海海战失利。而日本海军创造性的学习利萨海战中交战双方失败与成功经验,尽管利萨海战中意大利海军舰队采用纵队而导致失败,但日本不受其影响,深入研究了自己舰队的火力与机动性能的特点,采用了能扬己之长、避敌之短的灵活战术,从而赢得了海战的胜利。无数战争实践证明,照搬和教条只能导致失败,创造性的学习借鉴,是取得胜利的唯一途径。

(作者单位:海军大连舰艇学院)
  评论这张
 
阅读(11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