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日志

 
 

南海:21世纪地缘政治的战场  

2014-06-10 20:58:06|  分类: 域外视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海:21世纪地缘政治的战场 - kktt -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美新书:中国想把南海芬兰化 美或丧失支配地位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14年4月17日报道(原题:《巨变》 作者:伊恩·莫里斯艾普尔)
文章称,这是美国战略预测公司首席地缘政治分析家罗伯特·卡普兰一系列富有洞察力的著作中的最新一部,这部名为《亚洲大熔炉:南海问题和太平洋安定局面的终结》的新作试图解释地理如何决定命运,以及人们应该为此做些什么。它是薄薄的一册书,但是有一个强有力的论点。它的观点清晰,具有很好的判断力。
文章称,卡普兰从一些基本的经济学开始:在全世界每年商船队总吨位中,超过一半通过南海。卡普兰说,这种贸易将这条水路变成了“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咽喉”。卡普兰在其著作的核心,提出了一个惊人的比喻,旨在解释这在21世纪将意味着什么。他说:“中国对南海的立场类似于19世纪和20世纪美国对加勒比海地区的立场。”
卡普兰的比喻既简单,又有说服力。在1898年至1914年之间,美国击败了西班牙,挖掘了巴拿马运河。这使得美国人连接并主宰了大西洋和太平洋的贸易,改变了地理的意义。卡普兰表示,南海现在连接着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贸易,因此,“如果中国永远取代美国海军成为南海的主导力量,甚至只是与美国平起平坐,都将给中国带来地缘战略可能性,就像是美国通过支配加勒比海地区而实现的那样。”有鉴于此,南海“将成为世界上最有争议的水域”
文章称,纵观全书,卡普兰把历史与游记完美地结合起来,从而轻松风趣地解读了地缘政治问题。卡普兰得出结论认为,北京不太可能很快就冒着与华盛顿军事摊牌的风险。相反,他用历史类比告诉人们,中国将会把南海“芬兰化”(冷战时期,芬兰因忌惮苏联的威胁,在政治、外交上采取亲苏的中立国模式,换取表面上的独立和领土完整)。而今,在同样的压力之下,东南亚各国政府“将保持名义上的独立,但最终将遵守北京设定的外交政策规则”。由于“芬兰化”与美国在1898年将西班牙赶出加勒比海地区的方式大不相同,其结果也不同。但是卡普兰的结论是,“冷战期间和之后美国占据的支配地位很有可能会一去不复返。一个更焦虑、更复杂的世界在等着我们”。
文章称,卡普兰在书中重点提到的人物是诸如新加坡的李光耀(“头和肩膀高于20世纪大多数领导人”)和中国的邓小平(“20世纪最伟大的人之一”)等强硬且务实的人物。这两人都十分务实,定期会采取灵活的政策,摒弃以前被视为牢不可破的信仰。他写道,“如果把南海问题留给专家和该地区的精英阶层,比起让大批人口参与民主进程,各种各样的争端更有可能得到解决”。
不过,文章认为,将会达成的解决方案可能不会是南海周边大多数人想要的解决方案。在其旅行过程中,卡普兰发现李光耀和邓小平的精神更为明显了。一个又一个现实主义者告诉他,他们不希望被“芬兰化”或者用中国的拥抱取代美国的怀抱;但现实告诉人们,推动历史的是必需品而不是欲望。“到了最后,”一个新加坡人说,“全是关于军队和海军存在的谈话——而不是充满激情和善意的谈话。”自2011年以来,美国一直在热情洋溢地谈论着重返亚洲,但是越南官员用一句谚语作出了回应:“远水解不了近渴。”

================

英刊:南海争端未必会导致战争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网站2014年3月15日刊登题为《祸水——对亚洲危险的冲突爆发点的独到见解》一文。文章称,在冷战后的动荡岁月里,亚洲一直享有相对安定的局面。而今,随着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主导地位逐渐下降,中国的崛起对这种局面构成了挑战。
  美国战略预测公司首席地缘政治分析家罗伯特·卡普兰在《亚洲大熔炉:南海问题和太平洋安定局面的终结》一书中说,太平洋会变得动荡起来。但他认为,这未必会导致战争。卡普兰非常适合写兼有新闻报道和政策建议的书。他对中国的雄心壮志持乐观态度。他称,作为该地区不断崛起的大国,“不管中国多么好斗,它都绝不是日本帝国”。卡普兰指出,与1914年作比言过其实了。他说,毫无疑问,南海就是21世纪的中欧,但有个重大区别。“欧洲的主要地貌特征是陆地,而亚洲的主要地貌特征是海洋”,海洋可以阻止侵略行为。
  卡普兰说,更恰当的比喻是美国在19世纪对加勒比海地区推行的政策。中国当前试图推行亚洲版的“门罗主义”。通过推行“门罗主义”,美国取代了欧洲并成为西半球的超级大国。卡普兰问道,如果中国希望在东方扮演这种角色,那又为何不可呢?“美国官员……须准备在某种程度上允许实力不断壮大的中国海军占据适当位置,即发挥该地区第一本土大国的代表作用。”
  文章称,卡普兰的书引人入胜。令人欢迎的是,该书对认为中国崛起只会带来麻烦的悲观主义者和认为中国崛起是有害的鹰派人士提出了质疑。卡普兰说,不管美国希望与否,中国的实力都会壮大起来。在一定程度上接纳中国的崛起并不是投降。他持乐观态度的一个原因是,现在并不存在严重的意识形态斗争。卡普兰说,这完全是实力之争,当今世界并没有“道义之争”。
  文章认为,该书作者一直以务实态度观察中国邻国的政局。卡普兰对开明的专制主义者——如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前领导人李光耀和马哈蒂尔·穆罕默德——就十分钦佩。还有,值得称赞的是,虽然观点并不受欢迎,但卡普兰仍能坚持自身观点,西方人不应未加讨论就对这种观点嗤之以鼻。但卡普兰有时也因纠缠于地理问题而受到干扰。再有,该书因基本未关注东海和中日关系问题而有所减色,而这些问题可能重要得多。
  报道称,虽然卡普兰试图平息人们的恐惧心理,但他也承认,亚洲的形势更复杂了,“军舰和油轮拥挤不堪,世界对此感到不安”。卡普兰可能对中国和开明的专制主义太乐观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如果不是永远的话,中国都不会取代美国成为全球公域的守护者。“中国治理下的和平”还远在天边呢。


卡普兰:21世纪地缘政治的战场是南海
2011年8月17日 东方早报,作者:张喆

罗伯特·卡普兰,曾任职于多家美国媒体,2008年成为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2009年被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盖茨任命为国防政策委员会委员。近年来他十分关注中国崛起问题,2005年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名为《我们为何要与中国一战》的文章,阐述美中之间冷战情结的“必然性”,2006年又在这本杂志上预言朝鲜“崩溃”和中国在亚洲的力量平衡前景。2010年,他出版《季风》一书,探讨了印度洋地区对于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以及21世纪的能源供应状况,认为掌控印度洋就等于控制了能源和全球航运。

“定义21世纪地缘政治的战场是海洋,确切地说,是南海。”美国学者罗伯特·卡普兰在最新一期《外交政策》发表一篇名为《未来的冲突在南海(The South China Sea Is the Future of Conflict)》的文章,预言未来在南海可能发生的冲突将会是一种全新的模式。

大海成为冲突障碍

卡普兰称,随着地球的人口和经济轴心转移到巨大的“欧亚岛”最东端,21世纪的地缘政治与冲突将迥异于20世纪,上世纪主要冲突在欧洲,当时焦点是所谓的陆权,而东亚的地理轮廓预示着一个海军世纪,焦点在海权。也正因此,他认为,海上作战与陆地作战有着显著区别,首先需要制定一个宏伟战略才能赢得胜利,或者说避免战争。
卡普兰称,西太平洋首要地位的斗争,并不必然意味着要在战场上兵戎相见,更多时候是在悄无声息地发生,或在人迹罕至的海面上。如同冰川缓慢融化,战争远未能说是不可避免的,即便国家之间的竞争时时存在。而且假设中国和美国能成功完成传接球,那么亚洲乃至全世界都将变得更加安全、繁荣。“还有比这个更道德的吗?记住,这是为国家利益服务的现实主义——目的就是为了避免战争。”
卡普兰定义的东亚幅员辽阔,几乎从北极延伸至南极,从南千岛群岛南缘直到新西兰,包括漫长的海岸线和绵延的群岛。他认为,大海一定程度上成为冲突的障碍,而且考虑到船舶的速度,即便最快的军舰也相对缓慢,因此给了军事上减少失误的机会,也给了外交官更多时间重新考虑决定。本质上,海军和空军的作用不同于以占领土地为目的的陆军。因此,在大海环绕的东亚,尽管各国军备采购攀升,但仍有可能在21世纪避免20世纪的巨大军事灾难。当然东亚在20世纪也是战火连连,从日俄战争到越南战争,海战事实上从未成为东亚战场主角,而且战争核心是为巩固国家或民族解放。东亚各国军队都已从关注向内的、低科技含量的陆军,转向向外的、高科技含量的海军和空军。

东南亚深入“后冷战”

卡普兰认为,把“一战”前夕的德国与现在的中国拿来类比是有缺陷的,因为当时德国因欧洲地形关注于陆权,而现在中国则因东亚地形更关注于海权。相较于东北亚,东南亚已深入后冷战时代。占据南海西海岸的越南,革新开放之后寻求与美国更紧密的军事关系。中国在邓小平主导改革开放之后成为当今世界最有活力的经济体,迫切想要海军冲破“第一岛链”,挺进西太平洋。印尼是穆斯林世界的庞然大物,经历几十年军事独裁后有望成为一个充满活力和稳定的民主国家,变成第二个印度。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也涌动着活力。尽管这些国家都存在国内问题,但它们都打算跨过自己的海岸线,行使海上领土权利。
这位学者称,南海不仅因重要的地缘战略重要性和能源储备,也早就因长期存在的领土争端,让纠纷和冲突在这片水域不断。这导致的结果是,周边国家或多或少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发生对立,转而寻求美国在外交和军事上的支持。而且随着亚洲地区能源需求不断增长,问题将更加尖锐。如今南海已经成为一个武装起来的大兵营。
他称,中国与东南亚诸岛国的关系,如同美国和加勒比海岛国。19世纪至20世纪初,美国承认加勒比海现状和欧洲列强在该地区的各类领土主张,不过它也试图占领该地区。对于加勒比海“盆地”的统治,令美国更有效地控制了西半球,这使得它能向东半球延伸霸权。按他的说法,如今中国面对南海“盆地”也有相似意图,希望海军能从印度洋到南海保障来自中东的能源供应。
卡普兰分析,曾经在世界文明史上遥遥领先的中国在近代被西方列强瓜分,这让它更有一种历史情结,驱使着这个国家想要挺进南海,前往太平洋。中国的发展会更开放而非更封闭,与法西斯主义或军国主义不同,中国和东亚其他一些国家都还存在着某种老派的民族主义,19世纪以来就一直吸引着知识分子,即便中国未来变得更多元,民族主义也会持续增加。民族主义仍是亚洲政治的主要驱动力,海军和空军在本地区的发展都源于捍卫主权的主张,并声称要保护有争议地区的自然资源。

美国不应起主导作用

卡普兰称,南海可能构成未来几十年的军事前沿。中国海军实力倍增,周边国家也进一步发展海军能力,它们还将越来越依靠美国,美国则为了让本地区保持平衡,不得不将更多资源从中东转移过来。外交和经济是全球多极化的特点,但南海似乎更能反映军事意义上的多极化。
他认为,南海冲突与我们熟知的冲突类型大相径庭。20世纪以来,我们一边经受着大规模的洲际战争,另一边也忍受着小规模战争的创伤,大量平民伤亡。但在未来,冲突可能会更纯净,仅限于海域。这是积极的变化,因为冲突不可能完全从人类的生存状态中被淘汰,马基雅维利的一大主题便是冲突,适当的冲突或能比刚性稳定更带来人类进步。海面上拥挤的军舰,并不与大有希望的亚洲时代相悖,不安全感往往孕育活力。
卡普兰还探讨了南海冲突能否适当控制。他的论述前提是本地区不会发生大规模战争,而是以各国军舰在公海上“赛马”的形式出现。不过南海各国军备竞赛已经发生,过去10年,印尼、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武器进口分别上升了84%、146%和722%,而越南最近花了20亿美元购买了6艘最先进的“基诺”级潜艇和价值10亿美元的俄制战机。
此外,美国现在的角色是维系南海现状,限制中国的“进攻性”,美国和中国之间要保持某种平衡,使得越南、菲律宾、印尼等国处于自由空间,尽管东南亚国家也存在着某种联合形式,比如东盟,但支撑平衡力量的还是中美之间。两国延展开一系列复杂问题,从贸易到货币再到互联网空间。美国感到威胁的前景是:东亚各国转向青睐中国。
卡普兰认为,亚洲经济格局的变化不可能脱离政治和战略格局单独发生,因此中国经济的增长,自然不会对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感到满意。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现有在亚洲的优势本身就意味着亚洲的不稳定。
卡普兰认为,美国常推断中国向外扩张“令人难以接受”,但中国本身的政治哲学是良性的、非霸权的、不干预的。中国视自己为“中央王国”,想要恢复的是自己在本地区原有的地位,而不是向他国输出体制。美中未来可能会发生矛盾,因为中国不愿意他国限制其力量。卡普兰建议美国在亚洲的目标应该是平衡,而非去主导。毕竟当今国际关系的关键仍是硬实力,美国必须给中国以足够空间,美国不应增加在西太平洋的海军力量,但也不能大幅度减少。

  评论这张
 
阅读(155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