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日志

 
 

金正恩执政以来朝鲜军事改革情况及特点分析  

2015-11-24 18:42:34|  分类: 半岛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姚银松

  2011年12月17日,朝鲜第二代领导人金正日因病逝世,按照既定部署,其三子金正恩继任成为朝鲜第三代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执政后,面对世界新军事变革浪潮和不断增大的美韩军事压力,在坚持“先军政治”既定政策的基础上对朝鲜人民军进行了自上而下、大刀阔斧的全面调整和改革,经过改革,朝鲜人民军的编制体制、指挥结构、军种兵力、军力发展方向均发生了明显变化,多个军兵种名称发生变更。但与世界上多数国家信息公开透明的情况不同,朝鲜的信息非常封闭。对金正恩执政以来推行的军事改革,朝鲜中央媒体从未及时发布相关消息,可谓花开无声,却绽放有形,本文相关信息均通过韩国有关部门披露的情况以及对朝媒报道内容进行分析总结后获知。

金正恩执政以来朝鲜军事改革情况

  最高军事领导机构由国防委员会变更为中央军事委员会

  2010年9月28日,朝鲜在平壤召开第三次劳动党代表会议,任命金正恩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首次公开了金正恩为金正日接班人的事实。关于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朝鲜劳动党章程》第27条规定:“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讨论、决定、贯彻党的军事政策的措施,组织、领导、加强人民军等所有武装力量,发展军需生产的有关工作,统率朝鲜军事力量”。根据《朝鲜劳动党章程》的规定,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是朝鲜最高军事领导机构,位居最高统帅部地位。但自金正日1993年4月出任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后,中央军事委员会的职能实际上被国防委员会所取代。
  金正恩被任命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后,中央军事委员会开始逐步恢复实际地位并在金正恩接班过程中发挥中枢作用。金正恩正式执政后,朝鲜于2012年4月11日召开第四次党代会,推举金正恩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2012年9月,朝鲜对2004年制定的《战时工作细则》进行修改,将战时最高指挥权由国防委员会变更为中央军事委员会,重新确立了中央军事委员会作为最高统帅部的地位,这一改变通过朝鲜中央媒体的报道可以看出明显的端倪。
  根据朝鲜中央媒体的报道,2013年以来,朝鲜已召开了5次中央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讨论研究重要军事工作,任免朝军主要领导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出席了全部5次会议。而在金正日时代,朝鲜中央媒体从未报道过召开中央军事委员会会议的消息。金正恩执政后,朝鲜中央媒体在报道国家和军队重要活动时均将中央军事委员会置于国防委员会之前以突出中央军事委员会的统帅部地位。如2012年7月17日,“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中央军事委员会、国防委员会和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决定授予金正恩共和国元帅军衔。”2014年4月26日,“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和国防委员会决定授予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长黄炳誓次帅军衔。”

  改变朝军三总部领导人军衔配置,突出总政治局长地位

  朝鲜人民军现行军衔体系分为6等24级,仅帅级军衔就分为大元帅、共和国元帅、人民军元帅和次帅4个等级,是目前世界上军衔等级最多的军队。其中大元帅和共和国元帅两级军衔只授予朝鲜最高领导人,如朝鲜前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被授予大元帅军衔,现任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被授予共和国元帅军衔。朝军现役军人所能获得的最高军衔是人民军元帅,目前在世的人民军元帅仅有曾担任过金日成警卫员和护卫总局局长的李乙雪一人。
  金日成时代,朝鲜曾授予多位担任朝鲜人民军主要领导职务的高级将领人民军元帅军衔。金正日时代,朝鲜人民军主要领导人一般授次帅军衔,如总政治局长赵明禄、总参谋长李英浩、武力部长金永春等。金正恩执政后,对授予次帅军衔的高级将领范围进行了大幅度压缩,朝军三总部领导人中,只给总政治局长授次帅军衔,而武力部长和总参谋长仅授大将军衔,如现任总政治局长黄炳誓为次帅军衔,而武力部长朴永植和总参谋长李永吉均为陆军大将军衔。此外,金正恩执政以来,朝军总政治局长均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而武力部长和总参谋长仅任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只给朝军总政治局长授次帅军衔并担任政治局常委,使总政治局长的军衔和党内政治地位明显高于武力部长和总参谋长,这是金正恩执政以来朝鲜军事改革的一个鲜明特色,旨在强化党的唯一领导体制,突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创立党务和军队系统高级干部交叉任职新模式

  金正恩执政后,一改过去金日成和金正日时代朝军总部主要领导只从军队内部选拔的路子,创立了朝鲜劳动党党务系统和朝鲜人民军政工系统高级干部交叉任职的新人事模式。2012年4月13日,在第12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五次会议上,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崔龙海被任命为朝军总政治局长,首度开启了这一全新任职模式。2014年4月26日,朝鲜召开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崔龙海被免去总政治局长职务,重新担任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回到党务系统工作,劳动党组织指导部第一副部长黄炳誓接任朝军总政治局长。两任总政治局长均是从党务系统高级干部中提拔任用。除总政治局长这个朝军系统内仅次于最高司令官的职务外,朝军总政治局副局长和国防委员会设计局长这两个朝军重要职位的人选也从党务系统高级干部中选拔,如江原道党委责任书记朴正南被任命为朝军总政治局副局长,之后又重新担任江原道党委责任书记;原朝鲜劳动党财政经理部副部长马元春被任命为国防委员会设计局局长,授陆军中将军衔;原朝军总政治局副局长金秀吉陆军中将改任平壤市党委责任书记,脱下军装成为党务系统高级干部,党和军队交叉任职模式得到横向拓展深化。在“先军政策”导向下的朝鲜,金正恩执政后开创的这一全新任职模式,有利于加强朝鲜劳动党的核心领导地位,巩固“金正恩唯一”的领导体制。

  对朝军多个军兵种、武装力量进行更名、整编

  金正恩执政以来,朝鲜人民军多个军兵种、武装力量和军事机构进行了更名和整编,涉及陆军、空军、边防部队和预备役部队,改革幅度大、范围广。2012年5月,朝空军更名为航空与防空军。2012年,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导弹指导局升格为战略火箭军,成为独立的新军种。战略火箭军司令官金乐谦在2012年4月11日召开的第四次党代会上被补选为中央军委委员。2014年,战略火箭军再次更名为战略军。此外,朝鲜将预备役部队“工农赤卫队”更名为“工农赤卫军”,将西南前线司令部更名为西南前线军司令部,将炮兵司令部整编为总参谋部炮兵局,将负责朝中、朝俄边境防务的国境警备总局从总参谋部转隶国家安全保卫部,在慈江道以第4地区司令部为基础新组建了陆军第12军团。

    增加空军兵力并调整空军航空兵兵力部署

    根据韩国国防部2014年12月25日发布的《朝鲜及周边国家军事实力现状》文件显示,截至2013年底,朝军总兵力为119万人,与2012年持平。其中陆军由102万人减至101万人,空军则由11万人增至12万人,空军兵力得到增加。2012年5月,朝空军向位于最前沿的苔滩和漏川里基地部署60余架直升机,型号包括“革新-2”(注:朝鲜1980年代中期生产的米-2改进型直升机)、“米-4”和“米-8”等。苔滩和漏川里基地距美韩在朝鲜半岛西部海域划设的“北方限界线”(NLL)和停战线分别约50千米和40千米,朝鲜飞机从这2个基地起飞,3~5分钟就可以到达韩国首都圈。2013年初,应朝鲜政府对元山地区的开发建设以及将元山的葛麻军用机场改扩建为国际民航机场的需要,朝空军将葛麻军用机场所属的数十架“米格”型歼击机前移部署至位于东南部江原道通川郡的旧邑里机场。该机场距停战线仅50余千米,朝空军战机起飞后只需6分钟便可攻击首尔。通过这两次大规模的前移部署,朝空军航空兵大量飞机被增加部署到最前沿地带,朝韩间战略缓冲空域被压缩,对美韩的军事压力明显加大。

    成立战略网络司令部提升朝军网络战能力

    金正恩执政以来高度重视朝军网络战部队发展建设,将网络战、核武器以及导弹视为三大战略作战手段,首次将网络战提升至战略地位,定义为新非对称作战样式。2012年8月,朝军成立了战略网络司令部,主管和指导全军各网络战部队的业务工作,改变了原先各网络战部队缺乏统一指挥、各自为战的状况。朝军从事网络攻击的兵力也由原来的3000余人迅速扩编至6800余人,人员数量提高一倍以上,整体作战能力得到大幅提升,形成了对韩军网络战部队的绝对优势。2015年以来,朝鲜国防委员会多次在谴责美国的声明中公开表示朝军拥有强大的网络战能力,显示了其在网络战方面的自信。2014年10月,韩军网络司令部评估认为,朝军网络战能力可与美军相匹敌。

金正恩执政以来朝鲜军事改革特点

    重新从实质上确立党指挥军队原则

    金正恩执政后,朝鲜政权体制开始由金正日时代的“军队为中心”转为“党为中心”。金正日时期,朝鲜很少举行党的各种形式的会议,金正恩执政后,朝鲜频繁召开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决定国家和军队的重大问题。金正日时期,朝鲜政权排名前30位的高层领导中只有9人担任中央政治局职务,而在金正恩执政后大幅上升至25人。与政权体制调整相适应,金正恩执政后推动的军事改革首当其冲的就是重新从实质上确立“党指挥军队”的原则。2010年9月,朝鲜在第3次党代会上修订了《朝鲜劳动党章程》第27条,明文规定中央军事委员会是常设的军事政策决策机关。2012年9月,朝鲜时隔8年对《战时事务细则》进行修改,将战时事务的全面指导机构由国防委员会变更为中央军事委员会,以立法的形式明确了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最高统帅部地位。在实践层面,金正恩执政后,朝鲜虽然强调坚持“先军政治”,但与金正日时期相比,“先军政治”的内涵发生了改变。2013年2月,朝鲜召开中央军委扩大会议,要求朝鲜人民军要忠心拥护朝鲜劳动党的先军革命领导,明确了朝鲜“先军政治”的领导核心是朝鲜劳动党。金正恩检查指导朝军演训时也多次作出指示,要求军队贯彻党的训练方针。金正恩政权的基础在于朝鲜劳动党,通过确立朝鲜劳动党对朝鲜人民军的绝对领导原则,旨在巩固“金正恩唯一”的领导体制,确保政权的稳定。

    强化对美韩进攻型兵力部署态势

    朝鲜战争停战后,交战双方一直未签署和平协定。仍然保持着法理层面上的“战争状态”,朝韩双方在三八线附近屯积重兵,保持着高强度的军事对峙。金正日时期,朝军将约70%的兵力部署在距停战线150千米的范围内(平壤至元山一线以南)。金正恩执政后将2015年定为“统一大战完成之年”,朝军据此加速进行兵力调整,强化对美韩进攻型兵力部署态势。朝军前线兵力部署整体向前推进50千米,在距离停战线100千米范围内(黄海北道沙里院至江原道通川一线以南)部署了70%的兵力和80%的火力。朝军还大幅加强了在朝韩争议海域“北方限界线”附近的军力,将西海地区60%的兵力部署到北方限界线附近。朝军在高岩浦建设了气垫艇基地,在延坪岛以北7千米的长在岛部署了海岸炮,在距离延坪岛仅4.5千米的葛岛修建了122毫米口径多管火箭炮阵地,使葛岛成为距韩国控制的西北岛屿距离最短的攻击基地,对韩军构成极大威胁。朝空军启用苔滩、漏川里、旧邑里3个备用基地,大量飞机前移部署。朝空军还在前沿地区大量部署“方岘1”、“方岘2”、SHMEL、“丹顶鹤”等各型无人机,加强对韩情报侦察与军事威慑。2014年先后有3架朝鲜无人机在韩国坠毁。

    着重加强海、空军建设

    长期以来,朝鲜人民军是以陆军为主体的军队,海空军力量相对弱小。朝空军除了90余架“米格-29”和“米格-23”战斗机外,其余大部分飞机均为前苏联老式飞机,作战性能落后,与美韩相比处于全面劣势。随着俄罗斯和中国的各型“米格-15”、“米格-17”、“米格-19”先后停产并退出现役,朝空军老式苏制战机面临零部件短缺和超龄服役等问题。由于缺乏航空燃油、必要的液压油和润滑油,朝空军飞行员的年飞行时数严重不足。朝海军目前拥有810艘舰艇,其中600余艘为150吨级以下的小型舰艇,作战半径有限,且抗浪性能不足。此外,有400余艘舰艇的舰龄超过30年,是一支以小艇为主要作战装备、以支援突袭为主要作战方式的近海防御力量。
    金正恩执政后开始重点加强海空军建设。一是改变长期以来形成的大陆军主义做法,让海空军高级将领进入总参谋部担任副总参谋长:金正日时代的原朝空军司令官赵明禄在担任总政治局长后便换穿陆军军服,而金正恩执政后,原朝空军司令官吴金哲和海军高级将领李勇柱在担任副总参谋长后依然穿着空军和海军军服。二是加强海军武器装备建设:朝海军西海舰队实战部署具有隐身功能、航速达到50节的VSV型高速汽艇(Very Slender Vessel,“劈浪”号汽艇)。2014年朝海军新建2艘护卫舰,每艘护卫舰可以搭载1架直升机,这是朝海军在过去25年中所建造的最大吨位的水面舰艇。同年,朝海军将部分前苏联“高尔夫”级常规动力潜艇改造为“新浦”级新型潜艇,“新浦”级潜艇长67米,宽6.6米,排水量2000吨左右。2015年5月8日,朝海军在咸镜南道新浦附近的日本海利用该新型潜艇成功试射“北极星1号”潜射弹道导弹,给美韩造成巨大军事压力。三是高度重视空军建设并寻求购买先进战机:金正恩执政后对空军格外重视,频繁视察空军部队并亲自组织指导空军部队演训。金正恩还一改其父金正日从不乘坐飞机,只乘坐专列在国内视察的做法,经常乘坐各型飞机在国内活动。朝鲜中央媒体多次播放其乘坐“伊尔-62”型专机和“安-148”型飞机的画面,甚至公开了其亲自驾驶“安-148”型运输机和朝制轻型飞机(类似于“塞斯纳-172”型飞机)的视频。在金正恩的主持下,2014年4月15日,朝鲜召开了首届朝鲜人民军飞行员大会,5月9日举行了首届朝空军飞行指挥员飞行技术比武。根据金正恩的提名,时任朝空军司令官的李炳哲大将在2014年9月25日召开的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第2次会议上被任命为国防委员会委员。这是朝鲜人民军历史上首次任命现役军种司令官为国防委员会委员,体现了金正恩对空军的重视。目前国际社会对朝制裁持续,造成朝鲜经济困难加剧,使得朝军缺乏航空燃油,战机零部件难以得到补充。2013年朝鲜分别向古巴和蒙古寻求购买“米格-21”战斗机及零部件均遭遇失败。在朝俄关系升温的背景下,朝鲜开始寻求通过俄罗斯购买“苏-35”战机。2014年11月,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崔龙海作为金正恩特使访俄时向俄方提出了购买“苏-35”战机的意愿,但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约束下,朝鲜从海外寻购新式战机将面临巨大困难。

    重点发展核、导、网络等非对称战力

    朝鲜人民军保有总人数全球第四的庞大兵力,特种部队规模更是位居全球第一。但由于经济困难,朝军常规武器装备落后,与美韩等对手相比处于全面落后的态势。为弥补短板,对抗美韩军事压力,朝军在保持庞大常规军力的同时大力进行核、导、网络等非对称战力建设。金正恩执政后,朝鲜将拥有核武器写入宪法,制定“核与经济并举路线”;成立国家宇宙开发局,制定《国家宇宙开发法》,同时成立战略网络司令部,通过制定一系列法律政策并进行调整改革,使朝军非对称战力发展进一步提速。
    2013年,朝鲜成功进行第3次核试验,使朝军核武器小型化、轻量化技术进一步提高,爆炸当量继续增强。2012年,朝鲜两次发射“光明星3号”卫星,并于2012年12月12日发射“光明星3号”卫星2号星时取得首次成功。这是朝鲜进行的第4次卫星发射活动,表明朝军远程导弹技术不断成熟。美韩评估认为,朝军远程导弹已具备威胁美国本土的能力,韩国国防部发布的《2014年国防白皮书》中将朝军“大浦洞-2号”远程导弹的射程从6700千米延长至10000千米。2015年3月25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在向美国众议院提交的书面材料中表示,朝鲜已经采取了初步措施,为部署可直接打击美国本土的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KN-08”做准备,美国分析认为该导弹最大射程为1.2万千米。网络战方面,2012年8月,朝鲜成立战略网络司令部,大幅扩编人员规模,韩军评估认为朝军网络战能力已跻身世界前列。2014年12月美国索尼影业公司遭到网络攻击,美国指控朝鲜实施了网络攻击行动,并以此为由进一步扩大了对朝鲜的制裁,引发全球关注。

    总体来看,金正恩执政后推进的军事改革使朝鲜人民军整体结构进一步优化、整体作战能力进一步提高,特别是非对称作战力量得到了显著增强。但同时也应该看到,朝鲜坚持发展核武器和远程导弹,极易挑动各方神经,引发地区军备竞赛,恶化东北亚地区安全形势,已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今年以来,朝鲜多次通过不同方式向外界表达将继续发射卫星的意愿,2015年5月末,朝鲜国家宇宙开发局科学研究开发院副院长白昌浩在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朝鲜正在开发新型地球卫星,卫星发射前将通报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朝鲜研发卫星主要用于和平目的,将在必要时继续在指定地点进行发射。白昌浩的言论被外界解读为是对朝鲜可能继续发射卫星作出的强烈暗示,美、日、韩纷纷推测朝鲜很有可能会在2015年10月10日朝鲜劳动党建党70周年纪念日前夕发射卫星。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朝鲜继续发射卫星,势必引起有关国家的强烈反应和联合国安理会更加严厉的制裁,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将持续下去并有升级的风险。

原载《现代军事》2015年9期
  评论这张
 
阅读(13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