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日志

 
 

中国崛起对国际核秩序的影响  

2015-04-15 13:22:03|  分类: 战略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崛起对国际核秩序的影响 - kktt -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举办“中国崛起与世界秩序”研讨会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于4月12日在人文社科图书馆大同厅举办了第十二期清华国际安全论坛暨“中国崛起与世界秩序”研讨会。会议邀请了七位专家从从政治、经济和军事三个方面就中国崛起对世界秩序的变化影响进行了分析,并邀请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原院长崔立如先生做了点评。

当代院院长阎学通在致词中阐述了会议主旨,界定了国际秩序、国际秩序观、国际体系等概念的定义,并就如何分析国际秩序观的作用提出思路。在上午的第一节讨论中,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周边战略中心主任周方银教授就《中国崛起能否带来世界秩序的变化?》做了主题发言。他认为中国的和平崛起有可能成为为世界权力“和平转变”的一个案例,但这个安例不足以说明国际规范也会转变,因此对现行世界秩序不会构成太大冲击。中共中央党校战略研究所门洪华教授从国家实力、目标与战略设计三个维度探讨中国崛起与世界秩序的互动。崔立如院长结合两人发言做的点评认为,有关“世界秩序”论争的实质是“要不要对国际权力重新分配”,外部世界对“中国崛起”的困惑或恐惧产生于它中国崛起结果对现有秩序影响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是研究现有国际秩序的关键问题。

第二节讨论中,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的高程副研究员主要谈了《中国道路与中国崛起的国际秩序观》。她认为,在“一带一路”、亚投行等政策的设计和实施中,中国的国际秩序观已初现雏形。通过对比英美等国崛起的历史及对当时世界秩序的冲击,她指出大国的国际秩序观在崛起阶段和成为领导时是有差别的。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的徐秀军副研究员在题为《中国崛起与未来世界秩序构建》的报告中从“全球化”、“政治/经济驱动力”、“一体化、碎片化、网络化”、“世界秩序的形成”四个方面阐述其理论。阎学通教授针对二人的发言进行了评论,认为中国的国际秩序观是对现有秩序的补充还是挑战是由外部判断的,因此中国提出的秩序观需要考虑其他国家如果判断。

下午第三节,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李彬教授、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赵通研究员、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吴日强副教授依次就“核武器与世界权力格局”、“海基核力量与亚太安全秩序”和“中国需要怎样的核力量”阐述了观点。崔力如院长针对发言提出看法,认为核武器对维护当前国际秩序稳定性的作用是应给予肯定。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马燕冰研究员主持了自由讨论环节。来自首都大专院校和科研机构、专程远道而来的京外学者、清华的学生和媒体记者们踊跃发言,专家们耐心解答。会议结束时,大家都意犹未尽。

与会人员普遍认为,会议学术水平很高。一些参会人员建议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能增加“清华大学国际安全论坛”的举办频次。

============

  中评社北京4月15日电(记者 王永雪)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赵通日前在清华大学“中国崛起与世界秩序”论坛上表示,随着中国国力提高,不可避免地开始对核秩序产生影响,但中国可以利用实力在核领域的规范和价值观念方面推动有利于自己的秩序改变。

  赵通认为,中国并没有主动追求改变核秩序,只是随着国力提高,有资本发展更好更全面的战略武器。相对能力改变之后,不可避免地开始对核秩序产生影响。目前初步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开始影响核超级大国互动和国际核军控进程:美俄中核三角

  冷战期间及冷战后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的核武库规模非常小,技术水平有限,对美国与俄罗斯两个核超级大国的互动基本没有影响。但随着美俄核裁军的进行,他们核武库的规模已经比冷战高峰时缩小了一个数量级。赵通表示,虽然中国核武库增加的规模不大,但质量提高较快,已经被美俄看做重要的第三方因素。

  二、对美国的核政策的影响处于转折点上

  美国政策界部分人一直希望能获得针对中国的第一次打击能力。但中国通过发展井基、路基机动、海基核力量,正迫使美国放弃试图获取对中国第一次打击能力的追求,并作出正式承诺。

  三、中国常规军事能力的提高对现有核秩序的影响

  之前,西方国家担心中国会在与他们进行的常规战争中首先使用核武器。所以尽管中国在各种中美官方、非官方的对话和交流中一再向美方解释,我们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是非常严肃的承诺,是毫不动摇、非常坚定的,但美方依然不相信。最近一两年,美国对中国正在逐渐拉近两国之间常规军力的趋势非常担心。中国常规军力的提高已经成为美国政府的核心忧虑。

  赵通表示,中国可以利用实力在核领域的规范和价值观念方面推动有利于自己的秩序改变。在规范方面,中国可以做两件事,一是可以推动在核大国之间建立以相互核报复能力为基础的战略稳定关系。二是对中国未来的核武器运行战略进行合理的选择,避免造成“中国正在对国际核秩序进行破坏性改变”的国际印象。

  价值观念是支持国际秩序的背后影响因素,在核领域,可以定义为核国家对其核武器价值的理解,并希望通过核武器实现什么样的战略目标。

  赵通认为,随着中国核力量的发展,中国可以以更自信的态度积极向外界公布和解释相关核项目的战略目的及政策考量。中国发展包括海基核武器在内的核反击力量有着明确的防御性目的。如果加强政策宣示和国际沟通,则可以减少负面国际解读;大的方面讲,可以降低国际社会对中国崛起的抵触、和对中国进一步影响未来国际安全秩序的担忧。

=========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赵通:中国拥有核武器后,既不挑战原有核大国之间的关系,也不向其他国家提供延伸核威慑,完全出于自保需要。中国核武器发展的阶段也符合传统的顺序。只是,中国核实力的相对增强,客观上对现有核秩序产生了影响,尤其是中国核武器质量的提高。

这些影响体现在:一、影响核超级大国之间的互动,影响美俄核裁军进程。中国被美俄视作重要的第三方。二、美国担心失去对中国首次核打击的能力,中国寻求通过提高核武器生存能力迫使美国放弃对中国进行第一次核打击。三、中国常规军事能力的提高也会对现有核秩序产生影响。西方国家以前担心,中国会在与美国等国的常规战争中首先使用核武器,以挽救常规战场败局。但近年来,美国对中国开始拉近两国常规军事力量差距感到担心。美国盟友担心美国在常规战争中被中国打败,美国可能被迫首先使用核武器。

就中国海基核力量,赵通指出,中国第二代核潜艇隐蔽性差,距离在西太平洋形成战力还有差距。因此中国可能选择把核潜艇部署在近海,利用近海防御力量提供掩护。这类似苏联以前的做法。但这种模式需要大量海空力量、对近海的控制权。我们派军舰军机驱离美方军舰军机,很多时候是防止美方探测我核潜艇及其活动轨迹。而且,我们部署战略核潜艇的自然条件不如俄罗斯,中国近海的水文条件使得可供核潜艇部署的区域很有限。虽然部署海基核武器的目的是为了增强防核打击能力,寻求自保,但可能被解读为寻求扩张。

就世界核秩序而言,中国可以怎样运用实力推动核领域的价值和规范改变?赵通认为,一是可以推动核大国建立以相互核报复能力为基础的战略稳定性。二是对中国未来核武器战略进行选择,以期既可以加强核威慑能力,同时避免引发不必要的军事对抗。三是改变核国家对核武器用途的理解,以及对战略目标的理解。中国主张核武器的作用在于避免核打击,这与其他核大国不同。中国可以加强这方面的政策宣示与国际沟通,争取国际社会支持。

==========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李彬教授谈核武器对塑造国际秩序的影响,尤其是对权力分配的塑造作用。安理会五常是有正式“核武器国家”身份的国家,核武器是它们的“户口本”,赋予它们一些特有的权力,比如通过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其他国家和平利用核能。这可以解释美国为什么与不接受IAEA核查的印度签核协议。

核武器可以作为进攻性武器,用于扩张权力,比如美国在二战使用核武器,但二战之后没有这方面的案例;核武器作为防御性武器,用于威慑,保护自己的势力范围,或者维护自己的独立性。比如美苏冷战,比如中国、法国发展自己独立的核力量。

不进行核战争的情况下,核武器也可以用来扩张权力,比如提供核保护伞,在核保护伞下的国家越多,势力范围越大。不同于常规军事同盟,核保护伞在这方面的作用很鲜明,谁主谁从很明确。具体案例:北约东扩。

美国常规力量重返亚太并不顺利。但在核领域,美国重返亚太很顺利。由于美苏全球对抗程度下降,美国撤回部署在韩国的战术核武器,美国核力量撤出亚太。但如今,美国核潜艇、战略核武器重返亚太,已经完成。现状不清楚的是,美国的战术核武器是否会重返亚太。

如果中国与美国形成战略稳定性,中国就可以用常规军事力量威慑日本,即美国所谓“稳定性不稳定”。战略稳定性不等于核力量对等,只要核武器生存能力强,也能形成战略稳定性。

美国反对与中国搞战略稳定性的原因,其实在于,美国认为,核武器数量是霸主地位的体现,对美国的安全没影响,但对美国的权力有影响。中国的核武器数量赶上美国,对美国的国际地位有影响,可能动摇美国的“马仔”对美国的追随信心。

中国在安全领域没有与美国争夺霸权的意图,否则,中国就会大幅度增加核武器数量,并向其他国家提供核保护伞。至少中国现在没有这么做。李彬建议,中美可在核武器数量对比上达成妥协,比如1比3或1比4,存在这样的窗口。这样将有助于形成新型大国关系,并且在全球核领域建立新秩序。

========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吴日强副教授:中国核力量现代化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我认为,在核领域,我们应该继续韬光养晦,我们可以增强核力量,但不要改变核态势。我们开发某种核技术,但不意味着我们会部署这种武器,比如中子弹。

我们现在的核态势一是我们核武库的规模比较小,核弹头数量控制在240到250枚左右,二是我们的核弹头平时是与载具分开放的。我们外交上正从韬光养晦转向奋发有为,如果在核武器领域奋发有为,将意味着有更多、更灵活的选项。只是,在核军控领域,“灵活”是一个贬义词。

我为什么主张核领域不要“奋发有为”?第一,核武器只能作为保护国家生存的最后手段,搞核军备竞赛非常危险;第二,促进国际核裁军,符合中国利益;第三,核国家有核裁军的义务,如果我们大张旗鼓地增加核力量,影响不好。

吴日强建议,第一,我们可以开发任何我们想要的技术,但不意味着我们要部署这种武器,要选择性地部署;第二,我们在保持核武库数量不变的情况下,进行核武器现代化。第三,在核态势维持不变的情况下合理布局核武器种类;第四,提高核领域的透明度,可以公开核武器的大致数量、型号,可以公布我们导弹试验的大致消息,这不会有损我们的核威慑能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前院长崔立如点评:中国的核政策是以最低限度核威慑为基础,不承诺首先使用核武器,与我们“不称霸”的承诺相符,也与我们不结盟政策相符。但随着我们的经济实力增长,难免会有扩展核力量的想法。

提问:美国是否愿意为保护盟国而承受核打击?常规优势今后能否代替核优势?

中国核力量的透明度,与中国传统习惯是相应的。已有研究证明,军事领的一定程度的开放透明对国家安全是有利的。

提问:中国核力量发展到什么程度,会对现有世界核秩序形成大的冲击?

李彬:核武器是追求数量多还是足够多?如果目标是安全,就追求核武器生存能力;如果追求霸权,那数量越多越好。所谓“稳定性不稳定”悖论,从理论上就是错的。这一悖论的意思是战略上的稳定导致常规领域的不稳定,但实际上,美国有了核武器之后在常规领域更加飞扬跋扈。只是美国人自认是对的,自己赞成这套理论。关于跨领域威慑,比如核、卫星、网络。把外空卫星与核威慑挂钩,我赞成,但把网络与核威慑挂钩,不赞成。核威慑的边界很清晰,但网络攻击的边界不清晰,很容易导致核战争。

赵通:美国不担心中国增加核武器数量,可能担心中国核武技术的跃进,以及中国改变核态势。中国没必要用核武器威慑常规军事冲突。中国应当维护核武器只用于应对核攻击这一国际共识。

吴日强:冲击主要是政治、心理上的,不增加核武器总量是个很重要的指标。
  评论这张
 
阅读(12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