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日志

 
 

20世纪南海风云(三):70年代篇  

2015-06-05 09:45:15|  分类: 海陆边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渊

20世纪70年代,南海地缘政治格局发生了深刻变化,美苏在南海地区展开激烈争夺。伴随着中美关系正常化,美国对南海问题采取“中立”态度,而苏联此时则支持越南推行地区霸权主义,借以扩大自己在印度支那的势力范围,开始干涉中国捍卫南海主权的行动。在此背景下,菲律宾、南越当局、越南和马来西亚等强占南海岛礁、瓜分海域、掠夺资源,南海问题凸显。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举措,以维护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最大限度地捍卫中国海洋权益。

区域内外国家的南海政策及对我南海权益的践踏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由于中美关系正常化进而结成准战略同盟共同应对苏联扩张,美国在东南亚的扩张放缓,中国东南海上安全环境有所改善,为中国解决近海安全问题提供了战略机遇。美国对南海主权归属采取“中立”态度,只要符合其与苏联争霸的总战略,南海主权属于谁家都不重要。1974年,中国与美国盟友南越在西沙群岛发生冲突,尽管南越当局一再请求美国干预,美国却无动于衷。其后南越出兵侵占南沙部分岛礁时,美国也表示希望“那个地区所有这些冲突的要求得到和平解决”。不过仍应看到,中美关系的改善尽管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国东南、南部海疆安全压力,但是依靠太平洋军事同盟体系和台湾问题制衡中国并挤压中国的海洋战略空间,仍然是美国对华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60年代中后期,苏联意欲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确立海上优势,东南亚遂成为连接苏联远东与欧洲两翼的枢纽。70年代美国退出越南后,苏联加强了对越南的渗透,获得使用越南金兰湾、岘港、边和、新山一和柬埔寨金边、磅逊港等海空军基地的权利,将其在西太平洋的前哨由海参崴南移2000多海里。苏联势力不断向东南亚地区延伸,挤压中国南部地缘战略空间。为了换取越南的支持,1974年初我西沙群岛自卫反击战后,苏联一反以前承认我南海诸岛主权的态度,攻击中国“无视许多国家,包括越、菲、印尼和马来西亚都申明自己对这些岛屿的权利”,竟说中国“觊觎几乎所有邻国的土地以及南中国海岛屿”。70年代末期中越边境战争之际,苏联为了给越南当局打气,同时也为了防止中国军队在越南南部登陆,派出以“明斯克”号为首的航母作战编队取道南中国海,“访问”越南港口。

在美、苏的默许和支持下,东南亚某些国家对中国南海诸岛的侵略变本加厉。在60~70年代,菲律宾是侵占中国南海岛礁较多的国家。1971年7月,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声称,南沙群岛是“有争议”岛屿,并说菲认为这些岛屿不属于任何国家,对这些岛屿的“占领是决定性的因素,占领就是控制”。在此前后,菲政府相继派遣军队占领南沙中业岛、马欢岛等岛屿。1978年菲律宾公然将所占岛礁命名为“卡拉延群岛”,并宣布这些岛礁属于其专属经济区,其与巴拉望岛之间的水域为独立水域,不允许外国船只进入。同时菲还不断加强在南沙所占岛礁的军事力量、进一步占领南沙双黄沙洲(后将其易名“帕塔格岛”),还积极寻求美国的军事支持。

南越当局为侵占西沙、南沙群岛处心积虑,采取武装侵占、行政命令等手段,对两群岛进行所谓“管理”。1971年9月,南越当局悍然宣布将南威、太平等10多个岛屿划归其福绥省红土郡福海乡。1974年1月,南越军队侵占永乐群岛的金银岛、甘泉岛,并公然取下中国国旗。中国南海渔民和民兵同南越侵略军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说理斗争,我外交部多次进行严正外交抗议。但是南越当局错误估计形势,挑起双方海上冲突,终被击溃,被赶出西沙群岛和海域。

在西沙之战前,越南尊重历史

事实,承认中国对西沙、南沙群岛拥有主权。但在1975年实现统一前后,越南却背信弃义,出兵强占我南海岛礁。西沙之战结束后不久,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驻北京代表表示,“领土主权问题对于每一个民族来说都是一项神圣事业,对于历史遗留下来的领土争议之类的复杂问题应谨慎处理”。这预示着中越之间在南海问题上出现了裂痕。1975年4月,越南在解放西贡前夕,“解放”了南沙群岛六个岛礁,继而在国内外大造舆论,宣传西沙、南沙群岛是越南领土。1975年底,越南公然把西沙、南沙群岛划入越南版图,并在南沙群岛开采磷矿,同时还在所占岛礁上加强军事设施,修建简易机场。1977年5月,越南政府发布《关于邻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声明》,对南海海域提出广泛的领土要求。

中国政府对南海诸岛主权的捍卫这一时期,中国政府的南海政策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不断地进行主权宣示,在自己力量允许的范围内,武装捍卫海洋权益,收复西沙被占岛礁,彰显维护南海诸岛主权之决心。

针对南越当局及越南侵略中国南海诸岛的行为,中国采取了协商谈判、主权宣示和有限自卫的方针。1974年1月16日中央军委指令广州军区和海军:为了维护我国领土主权,对于南越非法窃据西沙珊瑚等岛和对我渔轮的挑衅活动必须进行坚决的斗争。同时,军委还强调,在斗争中我应坚持说理斗争的原则,舰艇、飞机和民兵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先打第一枪,如敌人首先向我攻击,我应坚决自卫还击。1月19日,在遭受严重攻击的情况下,中国海军进行了自卫还击,并乘势收复了被占的西沙岛礁。这次海战标志着中国全面恢复西沙群岛的主权,使西沙避免了像南沙一样许多岛礁被占的命运。该战对中国的南海政策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中国南海政策在坚持主权宣示的基础上,演变为主权宣示和有限自卫并重的政策。1976年毛泽东主席批准海军报告,将团一级的西沙巡防区提升为师一级的西沙群岛水警区。

当时中国和越南(包括其统一前后)的海疆争端主要有北部湾、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中越之间主要对北部湾海域进行了划界谈判,西沙、南沙主权问题没有涉及。1973年12月,越南因准备批准意大利石油公司对北部湾进行勘探,建议与中国举行该海域的划界谈判。1974年8月中越双方在北京举行北部湾第一轮副外长级谈判。1977年10月谈判重新开始后,由于越南对华采取敌视政策,不断制造边界事端,谈判未取得任何成果。但中国政府在南海争端上保持高度克制,试图通过高层接触努力探讨解决边界争端问题。1977年6月李先念同范文同会面时,坦率地谈了中越关系中存在的若干重要问题。1977年11月华国锋同黎笋会谈时,希望双方能够通过交换看法,共同努力,使中越之间存在的问题不至于继续损害双边关系。中国政府从稳定地缘关系出发,长期没有采取任何军事行动收复南海诸岛主权。即使1979年边境战争时,中国海军也没有到南沙展开军事斗争。中国政府在此前后所做的,就是主权宣示、历史和法理说明,1978~1979年间中国外交部多次声明,重申中国对南海诸岛拥有主权,谴责越南不断侵占中国岛礁及与苏联签订协定欲开采掠夺中国油气资源的行径。针对越南政府1979年9月炮制的《越南对于黄沙和长沙群岛的主权》的白皮书,中国外交部于1980年1月30日专门发表了《中国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主权无可争辩》文件,以大量确凿的历史事实驳斥了越南政府编造的谎言。

对菲律宾侵占南沙岛礁的行为,展开正义的舆论战。1971年7月16日,总参谋长黄永胜在朝鲜驻华大使举行的宴会上发表讲话说:“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向来是中国的领土。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这些岛屿具有无可争辩的合法主权,绝不允许任何国家以任何借口和采取任何方式加以侵犯。菲律宾政府必须立即停止对中国领土的侵犯,从南沙群岛撤出它的一切人员。”1975年6月菲律宾总统马科斯访华,中菲关系正常化,双方决定用和平方式解决南沙争端。当时中方积极促进双方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从大局出发克制自己在南海争端的举动。然而菲律宾却利用这一形势,加紧巩固其对南沙岛礁的占领,强化其在南沙地区的经济和军事存在,中方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提出抗议。1976年3月,菲律宾和瑞典石油开采公司财团在南沙礼乐滩地区开始石油钻探作业。中国外交部发表抗议声明:“任何外国派兵侵占南沙群岛的岛屿或在南沙群岛地区勘探、开采石油和其他资源,都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犯,都是不能允许的。任何外国对南沙群岛的岛屿提出主权要求,都是非法的、无效的。”

利用国际舆论场合,捍卫中国南海权益。自上世纪70年代起,中国积极参加国际海洋会议,发表过一系列的南海主权声明。

这一时期,南海地缘矛盾日益突出,中越之间的矛盾和斗争占据了比较突出的位置,而中菲间的矛盾与对抗并不突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只做出过有限几次针对菲律宾的主权宣示,强调“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主权属于中国”。中菲间在南海也没有发生正面的冲突。至于对同样侵占南沙岛礁的马来西亚,中国政府的单独举措则更少。

中国政府的海洋政策及对南海诸岛的建设

在长达九年(1973~1982年)的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上,海域划界问题一直是许多国家所重视的问题。中国代表提出了平等协商的海洋划界原则。在会议围绕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划界是采取“公平原则”还是“中间线原则”而陷入争执时,中国代表指出,相邻或相向国家间海洋界限的划分,关系到各有关国家的主权和切身利益,因此应当由双方根据公平合理的原则,照顾到一切有关情况,通过协商共同确定,以达到双方都满意的结果。中间线或等距离线只是划分海洋界限的一种方法,不应把它规定为必须采取的方法,更不应把这种方法规定为划界的原则。海洋划界应遵循的根本原则,应该是公平合理的原则。如果采用中间线或等距离线的方法能够达到公平合理的划界结果时,有关国家可以通过协议加以使用,但反对在有关国家未达成划界协议前单方面将中间线或等距离线强加于另一方。

在此时期,我国对南海诸岛的行政化进一步完善。1964年国家海洋局成立,下设南海分局,以加强对南海诸岛的管理。1969年3月,将西沙办事处改称广东省西沙、南沙、中沙群岛革命委员会,同时在永兴岛上设立了人民武装部、公安派出所。“文革”结束后,从1979年起,原行政单位改称为工作委员会,直属于广东省人民政府,管理机构的逐渐健全和完善,对维护南海诸岛主权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1970年5月开始在西沙永兴岛建设码头,于1972年内竣工并投入使用。1974年西沙海战之后,根据南海战备和交通运输的迫切需要,周恩来总理批准广州造船厂建造的一艘总吨位为1849.45吨,航速16.5节的“琼沙轮”,于1978年投入使用,以便永兴岛与海南岛间的交通。

为了加强西沙群岛与中国大陆的联系,从70年代中期起在沿海新建了一批气象雷达站,使南起西沙群岛,北到山东半岛的漫长海岸,初步形成一条探测台风动向的雷达警戒线。1974年西沙海战后在珊瑚岛上设立了气象站。同时,为了保证中外航船安全,适应对外贸易发展的需要,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在建立永久性灯塔之前,先在浪花礁、北礁分别建立灯桩。1979年两座高达9米的单闪白光的灯桩,便利了中外船舶在西沙海域的航行。

1974~1975年,在西沙群岛所属一系列岛礁,发现了包括从清代到抗战胜利后所立视察和收复纪念石碑在内的一大批重要的历史文物和资料,与文献记载和广大渔民的活的见证一起,以铁的事实进一步证明,西沙群岛同南沙群岛、中沙群岛、东沙群岛一样,不仅是中国人民最早发现、最早开发经营的,而且中国政府也是最早实行管辖并行使主权的,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70年代中美和解之后,美国在南海诸岛主权争端中采取了“中立”态度,中国海上安全环境有所改善。但实际上,有关南海主权问题的纷争之所以自70年代开始频发迭起,很大程度上是与美国方面对于菲律宾及南越当局侵犯中国南海岛屿的行动予以私下鼓励和暗中支持分不开的。在70年代中期和80年代后期,中国周边海域两度出现地缘控制“真空”,为中国解决近海安全问题提供了战略机遇。在70年代中期是美国自越南撤军,而苏联海上力量尚未大举南下,西沙海战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发生的。应该说,面对上述机遇,中国海军及时做出了反应,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国家的海上安全环境。但是,由于陆患的存在以及国内政治经济原因,海军发展长期受制,近海作战能力严重不足,因此对上述地缘战略机遇的利用还不够充分。

(作者为黑龙江大学历史文化旅游学院教授)

    (《世界知识》2014年11期 )
  评论这张
 
阅读(66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