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日志

 
 

屠守锷的“倔”  

2015-09-12 08:46:44|  分类: 大家风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屠守锷的“倔”,在航天领域是出了名的。就是这样一位以“倔”闻名的科学家,在航天界享有非常高的声誉,赢得了几代航天人的尊敬和信任。
        屠守锷长期工作在技术领导岗位,接触的人比较多,特别是与一些工程技术人员在某个特定的时间里几乎朝夕相处。说起屠老总率领他们搞科研的事,每个人都能滔滔不绝,轻松地说上一段,细听起来,全是艰苦创业、刻苦攻关的事;说到屠老总的“倔”,他们收敛了笑容说,其实那是认真,而且是特别认真。
        每次判读试验数据,特别是那些关键数据,屠老总都能说出上一次的数据是多少,非常精确。没有把握的数据,但凡“大概”、“可能”、“差不多”之类的词,屠老总绝对不会说,也不接受这样的报告。对说不清楚的数据,他就直接到现场查明白。
        和屠老总一起工作,认真负责是第一位的。只要养成这个习惯,与他相处就会很愉快。如果不了解他作风的这一特点,而是习惯于凭印象和感觉办事,那日子就肯定不好过。用屠老总的话说:“没有好的作风,就没有资格搞航天。”偶然犯一次规,屠老总会扬眉看你一眼,以示提醒,下不为例。但若下次还这样,肯定要受到批评。
        屠老总批评人,不是用词多严厉,就是一句话,“这样不行”。说这话时,他会非常专注地看着你,而且下次还专找你继续询问。在屠老总手下工作的人,也许会有一次疏忽大意,但绝对不会有第二次。这不仅仅是不敢,而是因为屠老总会让你强烈地认识到你是在为国家把关,庄严而神圣。屠老总能接受失败,但不能接受马虎,他习惯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他的严谨作风,在他身边工作的人,耳濡目染后也就适应了,但对于不熟悉他的人,往往就会被“倔”总师的威严所吓倒。
        1959年11月,发动机设计部的一个设计员带着介绍信到二部查阅火工品资料,资料室的同志讲,需要主任批准。设计员一听需要屠守锷主任签字,显得有些犹豫,说:“坏了,听说屠主任很倔,可能要遇到麻烦了。”
        资料室的同志说:“你还没去,怎么知道呢?”看到设计员为难的样子,资料室的同志便陪着他一同去屠守锷办公室。
        当他们找到屠主任时,他看过介绍信签完字后说:“带他去看吧。”态度很和蔼。从屋里出来后,设计员一身轻松地说:“不像外面传的嘛!”资料室的同志笑着说:“要不让你直接进去呢,只要手续齐全,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1981年,基层研究所的一位技术人员写了一份报告送给屠守锷。他在报告中提出,长征三号运载火箭曾出现纵向耦合振动问题,长征二号运载火箭也有类似问题,并且列举了一些试验数据,来支持自己的这种看法。
        一些设计员知道后,有人提出反驳意见说:“长征三号运载火箭是在研制试验过程中发现问题的,并且采取了很多有针对性的措施,长征二号运载火箭研制出来后,已成功飞行了多次,这本身就说明了火箭没有方案性问题,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折腾自己就算练兵了,现在导弹定型的文件像山一样高,等着屠老总审阅,你还给屠老总添乱,等着挨批吧!”
        这位技术人员听后感到很不安,觉得大家说的有道理,是自己的思考方式有问题。可报告已经送给屠老总了,本来就很忙的“倔”老总,这回肯定轻饶不了自己。
        报告送到了屠守锷手里。屠守锷认为,这位技术人员的出发点是关心型号研制工作,特别是作为一个基层的设计员,能够主动想问题,并且有了看法就提出来,这是好事,不能泼冷水。于是,屠守锷在这个报告上写了很长的一段评语,说明其中的道理,并勉励他继续深入研究。当这位技术人员看到屠老总的批语后,非常感动,逢人便说:“谁说屠老总倔?多可爱的一位老总啊!”在屠老总面前,你只要将航天精神和作风变成个人自觉的行动,习惯以科学的严谨态度做人、做事,就不会觉得他倔,反而能从中体会到他温和的另一面。
        屠守锷把身边的年轻部下,都当作自己的学生,不但在工作上给予帮助和指导,就是在平时生活中也关怀备至。
        总师系统的很多人至今都记得,在靶场飞行试验前夕,他们经常是连续工作几十个小时都不能休息,每次都是屠老总命令他们回去睡觉,自己一人留下继续值班。
        每当这个时候,他们总会很不甘心地离开工作岗位,但屠老总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让几个副总设计师面面相觑,无可奈何。他们心里想着尽可能多地分担屠老总的工作压力,但也知道只要屠老总下令,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他们早就领教了屠老总在这种事上的“倔”劲。
        屠老总用这种语气说话一般有两种场合,一是他拒绝别人对他的照顾以及参与各种名利活动时,二是他要求别人接受他的照顾和享受某种荣誉时。
        很多老设计员还记得,当他们从五湖四海来到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后,最不习惯的就是食堂的伙食。特别是一些来自南方的科技人员,不但要吃面食,还要吃粗粮,觉得很不适应。屠老总知道后,利用到上海出差的机会,专门到航天系统的新江厂参观学习,他虚心地向食堂的师傅们请教,为什么上海的食堂办得这么好?有什么好的经验?回来后,立即与北京食堂的师傅们认真地研究伙食改进措施。
        屠守锷一直担负主持国家重点型号研制工作的艰巨任务,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和责任,每天要面临的问题林林总总,但在他心里,却经常装着这些微不足道的生活小事。屠守锷认为,导弹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系统,这些琐事也是这个系统中的一个环节,只有把每一个环节都处理好,这个庞大的系统才能生机勃勃地运转。
        总设计师王德臣,对屠守锷的一件倔事,印象深刻。一次,中央电视台《正大综艺》栏目,要做一档航天专题节目,此时正是长征二号E运载火箭最辉煌的时期,王德臣认为,技术总顾问屠守锷不坐在主席台上不合适,便力劝节目主持人,一定要把屠守锷请到嘉宾席上就座。
        屠守锷从不参加此类活动,但这一次,不知深谙屠老总习性的王德臣总师采取了什么方法,还真把他请来了。屠守锷坐在最靠边的一个角落里,一点都不显眼。节目主持人肯定是记住了这位老人的特殊身份,现场即兴请屠老总讲话。这一次,他的“倔”劲上来了,在全国直播的电视节目上说了一句“说好了不讲话的”,就再也不开口了,弄得主持人很尴尬。
        王德臣总师在航天界有个著名的绰号,叫“王铁嘴”。他中等个头,稍显魁梧的身材,配上一张大中华式的国字脸,两道很有特色的长寿眉,加上喜笑怒骂总带着些戏谑诙谐的味道,显示出一种超然自信。他说话语速不快,声调也不高,略带点东北口音,表情也不甚严肃,谈不上多威严。在与外方谈判的谈判桌上,他的机智、快速反应、严谨的思辨能力,让以幽默见长的西方人,也只剩下耸耸肩膀。
        多么艰难的谈判,王德臣总师都不怵,但他最终还是无法协助主持人完成对屠老总的采访,可见屠守锷的“倔劲”。
        在航天领域,有些领导也认为屠守锷“倔”,却很重视他的意见。因工作中的一些计划安排,屠守锷有时会同领导的意见发生冲突,有时还会毫不妥协地坚持自己的意见。由于有以往的经验佐证,屠守锷善于从全局、从战略的角度考虑问题,特别是善于从全系统去把握导弹、火箭的战术技术指标,以及实现这些指标的技术手段,同时又很熟悉我国尖端技术的研究进程和实际水平,因而对关键技术及其难点,看得很清楚。在剖析错综复杂的技术问题时,屠守锷能够准确地抓住问题本质,思路清晰、条理清楚、逻辑性强。正因为如此,那些对屠守锷性格比较熟悉的领导,都认为他对问题看得准,原则性强,意见中肯,往往更信任他。加上屠守锷一贯作风严谨,对没有把握的事情,从不随便发表意见,因而对他的见解都十分重视。有时分歧实在很难统一时,领导索性也不再继续做说服工作,而是直接说“按屠老总的意见办”,可见他的学识、学风和人格的力量。
        在一次申请订购液压振动台设备的讨论会上,与会者都是权威专家,仅院士就有五六位。会上意见分歧很大,双方阐述的理由都很充分,买与不买,成为焦点。
        主持会议的庄逢甘院士,请一直没有表态的屠守锷发言。
        只见屠守锷从兜里掏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记着他的“备忘录”,显然对于这件事,他是做了认真的分析和思考的。
        在简要分析了研制工作的现状之后,他说:“由于我们的试验手段不充分,目前航天产品还存在着事故隐患。从这个意义上讲,非常需要增加这个试验设备。”
        屠守锷建立在严密逻辑关系基础上深入浅出的分析,令与会者折服。庄逢甘院士说:“今天的会议我不做总结了,屠老总的发言,就是总结。”
        屠守锷对火箭工程研制规律的掌握,表现出一位战略家的才能。这种洞察全局、驾驭总体规律的能力,不是每个领导者都具备的。
        屠守锷作为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的技术负责人,受党和人民的委托,主持过中国导弹技术的发展方向和途径的制定工作,临危受命承担了中国改型研制的第一枚导弹的故障分析和技术改进的重任,担任过中国洲际导弹和运载火箭总设计师。从那时开始,他思虑的平台,早就跳出了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而是整个国家。他时时告诫自己,中国只有一个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牵一发而动全局。所以,他在火箭研制的每一项具体工作上,在科技队伍的作风培养、思想品质要求和业务能力提高上,一贯是严而又严,精而又精。经过多年的锤炼,他相信这支队伍对祖国的忠诚、对人民的忠诚、对航天事业的忠诚。在具体做出每一个决策时,他一旦认定是从国家的需要出发、从人民的利益出发,心胸就豁达了,思路就清晰了,勇气也随之增加,决策就简单了。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心底无私天地宽”吧!当然,也可以说是一种“倔”。
        有人概括地说,屠守锷作为总师,在航天科技队伍的作风建设和思想品质培养上,不仅严格把关,严格要求,而且不向任何有损航天队伍建设的行为让步。他坚持原则的立场和观点,就像他推导公式一样,一丝不苟,环环相扣。由于他不讲情面,不徇私情,所以在他面前,任何对科学不求甚解、对工作不负责任的做法,都难逃他的法眼。凡了解他这一特点的人,都说他是位“严厉”的人,对他这种不屈不挠地坚持原则的精神和韧劲,也有人笑称这就是屠老总的“倔”,屠守锷听后,只是微微一笑。

摘自《屠守锷院士传记》,中国宇航出版社,2015年7月

屠守锷的“倔” - kktt -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评论这张
 
阅读(199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