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日志

 
 

朝鲜半岛无核化还能实现吗?  

2016-01-15 16:26:34|  分类: 半岛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茹

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达成后,美国呼吁朝鲜“重新考虑”其核计划,朝鲜则表示对伊核式谈判“毫无兴趣”。2015年10月中旬,韩国总统朴槿惠访美,美韩专门就对朝政策发表联合声明,重申既有立场,其中双方承诺要以“最强的紧迫感和决心”解决朝核问题。美国增强紧迫感的承诺是一种外交姿态还是政策转变?伊核协议能为朝核问题带来转机吗?朝鲜半岛无核化还有希望吗?这些问题相互关联,均涉及对朝核问题前景的判断。检视近些年的半岛无核化进程,可以看出,伊核协议不足以给朝核问题带来转机,韩国目前的外交努力仍有待于美朝的回应,无核化前景不容乐观。在朝鲜跨越核门槛后,半岛已然形成新力量平衡,朝核僵局还将持续,实现无核化目标仍遥遥无期。

谈判步履维艰

谈判是对话协商、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的主要方式。近年来,朝核问题两个主要谈判机制六方会谈和美朝会谈面临困难,在实现半岛无核化目标上进展甚微。

六方会谈停滞不前。自2008年12月后,六方会谈停滞近七年。有关方围绕六方会谈重启进行了不间断的外交努力,但至今没有奏效。朝鲜曾多次宣布退出六方会谈,可隔一段时间后又作出重返表态。2009年4月,朝鲜对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谴责其“射星”不满,宣布退出六方会谈。2010年3月“天安舰”事件后,朝鲜有意重返会谈。2013年初,安理会通过第2087号和第2094号决议后,朝鲜反应强烈,宣布六方会谈终结,拒绝一切无核化对话。之后朝鲜多次表态,愿意尽快、无条件重返六方会谈。2009年12月美国曾派对朝政策特别代表博斯沃思赴平壤推动六方会谈重启,但“天安舰”事件以来,美国与韩、日协调一致,设置复谈条件,先是要求朝鲜改善南北关系,后调整为要求朝鲜遵守联合国决议,采取停止核试、导试、铀浓缩活动等“有诚意”的弃核措施。奥巴马第二任期以来,美国虽降低了重启六方会谈的条件,但双方分歧仍存。2015年以来,韩国积极推动与朝鲜“试探性会谈”,为六方会谈重启创造有利氛围,但成效有限。

美朝会谈同样停滞不前。朝鲜一直优先考虑与美国进行双边会谈。六方会谈停滞期间,朝鲜主动对美国示好,寻找与美国直接会谈的机会。2011年7月至2012年2月,美朝进行了长达八个月的谈判,达成“2·29”协议,主要内容是“三停一返”——朝鲜暂停核试、导试和铀浓缩活动,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员返朝,对暂停铀浓缩及“去功能化”情况予以核查和监督,美国向朝提供24万吨“营养”援助。这一协议也包括美朝改善关系,加强文化、教育、体育交流内容,但签署不到半个月即因朝鲜“射星”而搁置。2013年2月12日朝鲜第三次核试后,频频对美释放善意,但美国坚持“战略忍耐”政策,等待朝鲜率先采取弃核措施。2013年2月,朝鲜曾通过美国篮球明星罗德曼传递金正恩希望与奥巴马通话的讯息。2014年11月,朝鲜释放了三名美国公民,却没有获得美方任何回报,反而因其后的索尼公司被黑客攻击一事遭到美国的新制裁。2015年1月美朝在新加坡举行“二轨”会谈后,双方没有进行再对话。

自2009年以来,朝鲜进行了两次核试验和三次“射星”,核武的小型化、轻型化发展进入新阶段。朝鲜完善体制,巩固了拥核国地位。2012年4月,朝鲜修改宪法,拥核入宪。2013年3月,朝鲜通过“关于进一步巩固自卫核国家地位”的法律,确立了“核与经济并进路线”。2014年2月,朝鲜建立核弹部队战略军。随着朝鲜核能力进一步提升,半岛无核化目标的实现变得更遥远。

交易难以为继

在解决朝核问题的具体方案上,曾出现过军事打击主张。1994年朝核局势紧张之时,美国国内曾提议发动“外科手术式”打击,一劳永逸地解决朝核问题。鉴于朝鲜半岛特殊的地缘政治环境,目前军事手段基本被排除在外,和平谈判成为选项,朝核问题的解决也成为有关方讨价还价的结果。

检视过去达成的朝核协议,大体是循着“弃核换补偿”的思路,对朝鲜弃核予以经济补偿和安全承诺。1994年美朝《核框架协议》规定,朝鲜承诺“冻结”核计划,美国承诺援建轻水反应堆,每年向朝提供50万吨重油。2007年2月达成的六方会谈“2·13”协议规定,朝鲜“申报”核计划并对现有核设施“去功能化”,其他方提供相当于100万吨重油的经济、能源及人道主义援助。2012年2月达成的“2·29”协议规定,朝鲜采取“三停一返”措施,美国提供24万吨营养援助。

但目前来看,继续“赎买”朝核计划面临困难。其一,赎买本身被看作是“奖赏错误行为”,美国不愿再买。自小布什政府以来,美国国内反对赎买朝核计划的声音很强大。“2·29”协议达成后,美国国内舆论多有批评。从伊朗全面核协议看,美国并未承诺给予伊朗弃核经济补偿。

其二,美国对赎买朝鲜的“部分核计划”日益不感兴趣,出价越来越低。美朝《核框架协议》中,为了换取朝鲜冻结其“全部”核计划,美国出价最高。在“2·13”协议中,作为对朝鲜“申报”和“去功能化”两项弃核措施的补偿,美、中、俄、韩、日各分担相当于20万吨的援助。“三停一返”属于“部分弃核”措施,美国将补偿限定为营养援助,较之“2·29”协议的经济、能源及人道主义援助范围更严格。在有关打破朝核僵局的讨论中,激活“2·29”协议被视为一个可行选择,但美方并未明确支持。美国对朝鲜不要求经济补偿的“部分弃核”提议也反应冷淡。2015年1月9日,朝鲜提出如果美国今年暂停在韩国及周边地区的联合军演,朝鲜将暂停核试。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称这一提议“暗含威胁”,称朝鲜将正常的美韩军演与核试验挂钩“不恰当”。在美国看来,停止核试已变成朝鲜履行安理会决议的应尽义务,丧失了作为交易筹码的资格。

其三,朝鲜拥核意志坚定,不愿做“完全弃核”的大交易。朝鲜跨越核门槛后,将核武视为“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生存权的强大保证,粉碎美国的核战争挑衅阴谋和促进祖国统一历史事业的万能法宝”。2014年4月,朝鲜国防委员会就奥巴马总统访韩发表声明称,“朝鲜的核武绝不是为征得谁的认可或者批准而拥有的,更不是意在得到某种经济实惠的交易品”。伊朗核协议达成后,朝外务省发表声明重申,朝鲜的核威慑“不是一个可以随便摆在谈判桌上的玩具”。驻华大使池在龙也强调,“朝鲜的核遏制力是针对持续半个多世纪以来的美国核威胁和敌视政策,捍卫国家主权和生存权不可或缺的手段,而非在谈判桌上讨价还价的筹码”。

“一揽子解决”长路漫漫

朝核问题错综复杂,就核谈核存在局限性。实现半岛无核化目标,需要一揽子解决方案。概括起来,一揽子方案绕不开解决朝鲜的安全关切、半岛停和机制转换以及美朝、日朝关系正常化等问题,但这些问题盘根错节,没有万应灵药可以快速解决。

在解决朝鲜的安全关切问题上,朝鲜不再相信外部提供的安全保障。一般认为,朝核问题起源于朝鲜长期面对美国威胁产生的不安全感,美国给予朝鲜安全保障,朝核问题便可迎刃而解。可是,即使在以往达成的朝核协议中包含了美国提供安全保障的关键内容,朝鲜仍执意拥核。在美朝《核框架协议》中,美国正式保证不对朝鲜进行核威胁或使用核武,2005年“9·19”共同声明也包含美国无意以核武或常规武器侵朝的条文。朝鲜曾寄望与美签署互不侵犯协定,随后放弃了这一要求。奥巴马政府承诺朝鲜弃核后将构建和平机制、美朝建交、提供经济援助等,但朝鲜不相信美国的“空头支票”。

在建立半岛和平机制问题上,美国将其视为朝鲜的“缓兵之计”。1997年~1999年,中、美、朝、韩构建和平机制的“四方会谈”无果而终。六方会谈停滞以来,朝鲜频频呼吁建立半岛和平机制,并将核问题与和平机制挂钩。朝鲜提出,“以和平协定取代停战协定,半岛核问题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结束美朝敌对关系是保障朝鲜半岛和平与稳定的最根本问题”。朝鲜认为,只有通过签订和平协定,在美朝之间建立信任,才能解决核问题。美韩等国认为这不过是朝鲜的“缓兵之计”,意在转移对朝核问题的关注,所以一再要求朝鲜率先履行弃核承诺。2015年10月1日,朝鲜外相李洙墉在联大发言,呼吁签署半岛和平协定。10月7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表示已通过官方渠道向美发出倡议,但并未得到美方回应。

在美朝、日朝关系正常化上,朝核问题是障碍。冷战时期,朝鲜半岛形成了苏中朝“北三角”和美日韩“南三角”对立的结构。20世纪90年代初,苏、中与韩国建交,但是美、日没有与朝鲜建交,这一变化成为朝鲜加速开发核武的重要因素,因此美、日与朝关系正常化也是全面解决朝核问题的题中之义。美、日与朝围绕先弃核还是先建交的问题争论不休,打破半岛的冷战结构十分艰难。

一揽子解决也绕不开推进双多边经济合作、建立东北亚和平安全机制等问题,这些问题都被纳入2005年“9·19”共同声明中。“9·19”声明实际上就是一揽子解决方案,六方会谈就分阶段落实做了努力,但在朝鲜跨越核门槛后,这一声明就留于纸面。

朝核僵局持续

朝鲜以核武平衡了美韩的常规力量优势以及美国的核保护伞,导致半岛形成了新的力量平衡。新核恐怖平衡可能约束有关方的冒进行为,使得半岛的战争风险下降,但也使得实现无核化目标更艰难。

朝鲜实现了拥核目标,获得了保障政权和国家安全的自信。生存问题解决后,朝鲜转向解决发展问题,设立了许多经济开发区,谋求改善经济状况。但朝鲜的第三次核试招致国际社会更严厉的制裁,促使六方会谈其他五方团结一致。在生存问题解决的情况下,再搞核试、导试只会招致更多制裁,加剧孤立,不利于发展经济。2014年3月、8月和11月,朝鲜暗示要举行核试,反击美韩军演和人权压力。2015年3月,朝鲜宣布将进行一次全新的地下核试验,7月暗示要“射星”。朝鲜虽然发出了“威胁”,但比较克制,并未进行核试和导试。上述情况表明,朝鲜虽然不弃核,但也不“挑衅”了。从暂停核试换取美韩暂停军演的提议看,朝鲜仍有意“部分弃核”获取经济和安全补偿,但在美方不买单的情况下,朝鲜又寄望通过“不挑衅”的办法提升核能力,既可以对内宣传其军事成就和威望,也可以日后交易时卖价更高。

美国通过对韩提供延伸威慑、加强美韩军事同盟等措施应对朝鲜拥核,达到了稳固其东北亚地位的目的。在朝鲜跨过核门槛之前,由于美国急于阻朝拥核,达成了“9·19”共同声明。但在朝鲜两次核试后,美国不再对其抱有幻想,转向“战略忍耐”政策。美国并不惧怕朝鲜有核,不论怎样提升核能力,朝鲜都不敢率先使用核武。2015年2月下旬,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美韩研究所”发表报告认为,若朝鲜继续提升核能力,2020年其核弹数量最高可达100枚,但这一严峻评估并未增强美国解决朝核问题的紧迫感。2015年5月,朝鲜进行了潜射导弹试验。9月中旬,朝鲜宣布宁边核设施恢复全面运转。虽然这些提升朝核能力的举措为美韩加强军事同盟提供了借口,为美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埋下了伏笔,但并未促使美国调整政策,启动与朝对话。在朝鲜不主动弃核之前,美国不愿再投入精力,“不愿为会谈而会谈”,转而采用加大制裁、信息渗透和施加人权压力的手段。2015年1月13日,美国对朝政策特别代表金成在众院外交委员会听证会提出,应通过制裁,加重朝开发核武的经济负担,迫其弃核。1月22日,奥巴马总统表示,应利用信息渗透促朝生变。2月,美国众议院重提“改进对朝制裁执行法”,企图比照对伊朗制裁条款,对朝实施更严厉制裁。3月,美国再次支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谴责朝鲜人权状况的决议。

朝鲜坚持拥核,美国坚持“战略忍耐”,在双方作出政策调整之前,朝核僵局还将持续。僵局并不意味着双方没有“口水战”,没有冲突和摩擦,但各方都不愿局势失控,2015年8月的朝韩冲突表明了这一点。僵局也不意味着没有接触。美朝“纽约渠道”并未中断,双方仍保持着沟通。有关国家继续开展外交努力,虽未收到明显成效,但可以为打破僵局创造有利条件,值得肯定。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世界知识》2015年第22期(2015-11-16)
  评论这张
 
阅读(12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