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日志

 
 

后朝核时期的中朝关系走势   

2016-01-19 18:36:15|  分类: 半岛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辽野(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朝鲜韩国研究所)
《辽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6期

摘要:中朝是两个平等的主权国家,各自有不同的核心利益,中国不能左右朝鲜。朝鲜是中国的友好邻邦,是中国的战略屏障。朝鲜面对美、日、韩的巨大压力,中国不能放弃朝鲜。在后朝核时期发展中朝关系有利于维护国家安全,符合中国的核心利益,但同时也应处理好中国与韩国、美国、日本以及俄罗斯的关系。未来发展中朝关系,应立足于战略高度,坚持原则、着眼长远,密切经济联系、树立牢固基础,增强政治互信、争取走共同发展道路,适时、适度推进双边关系,建立起正常、友好的国与国关系。

自2009年5月朝鲜进行第二次核试验以来,我国学界对中朝关系和对朝政策陡然发生了很大分歧,其中激进的主张明显增多。有的学者认为,朝鲜已成中国的战略包袱[1];有的主张对朝政策该“变调”时就得“变调”,不但能够“变调”,而且敢于“变脸”,“该出手时就出手”[2];对朝核问题既要“劝和”也要“逼和”[3];甚至有的私下主张培植朝鲜国内的知华、亲华势力和改革开放势力。

我认为,要从战略上、从长远的角度看待朝鲜两次核试验后,即后朝核时期的中朝关系,制定对朝政策,即或是朝鲜再搞新的核试验并发射导弹,朝韩发生局部武装冲突,也不应动摇我们在对朝问题上的基本估计和根本方针。

一、中国不能左右朝鲜

美、日、韩都认为中国对朝鲜有绝对的影响力,甚至认为没有中国的粮食、石油、日用品和外汇支撑,朝鲜早已崩溃。美、日、韩给中国戴高帽,是想使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承担更大责任。我国的一些学者主张对朝要硬、要逼、要压,也是基于中国可以左右朝鲜的分析。勿庸置疑,中国对朝鲜有很大影响力,但这种影响力是有限的,达不到左右朝鲜的程度。朝鲜不是中国的盟国,更不是中国的属国,中朝是两个平等的主权国家,各自有不同的核心利益。

朝鲜最大的核心利益就是维持现政权的稳定并将金日成——金正日的血统一代代传下去。为此,第一,在国内加强统治:首先是强化军队等国家机器,“先军政治”就是为此服务的战略措施;其次是发展经济,“建设强盛大国”,但做起来难度很大。第二,在国际上,消除美、韩对朝鲜安全的威胁;朝鲜执意成为有核国家是从金日成时代开始的既定方针,是企图以不对称方式保障其安全的战略措施。在对华关系上,朝鲜的所有举措都是围绕其战略部署进行的,都是为其核心利益服务的。

1950年金日成进攻韩国没有事先同我们商量,直到溃不成军才写信给毛泽东请求救援。近年的两次核试验也没有提前打招呼,搞得中国措手不及,直到引起国际制裁才请中国给予支持。冷战时期,朝鲜摇摆于中苏之间,冷战结束后,朝鲜开始在中、美、俄之间寻找平衡。具体在朝核问题上,朝鲜想甩开中、俄,单独和美国讨价还价,无奈遭到遭美国拒绝,才参加六方会谈。朝鲜遇到经济困难时请中国援助,遭到国际制裁、陷于孤立时请中国解围,有求于中国时高唱鲜血凝成的兄弟情谊,涉及自身核心利益时则我行我素,不听劝阻。应当明确的是,在冷战结束、两大意识形态阵营对峙不复存在的国际大背景下,中朝之间是平常的国与国关系,是利益关系,中国无法改变朝鲜的核心利益,更不能左右朝鲜。中国今天不能,就是明天强大到美国的程度,也不能、不该左右朝鲜。

二、中国不能放弃朝鲜

中国不能左右朝鲜,朝鲜走拥核道路又损害中国的重大利益,中国是否可以放弃朝鲜,任由美、日、韩对其宰割呢?回答是否定的。

国家安全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在国际格局中,美国是影响中国安全的最大因素。美国在海上对中国搞了第一岛链、第二岛链,封堵中国,朝鲜半岛就是第一岛链的重要一环。美国、日本、韩国最希望看到的局面是金正日政权崩溃,由韩国统一半岛,特别是美国,希望借韩国统一半岛的机会将自己的战略前沿推进到鸭绿江、图们江,把兵力部署到中俄两国的大门口。所以从国际视角来看,朝鲜是中国的屏障,是中美之间的战略缓冲区。朝鲜是中国的友好邻邦,60年前,抗美援朝出兵前,中央指出,唇亡齿寒、户破堂危,今天的朝鲜对中国仍处于这种战略地位。美、日、韩因顾忌中、俄,不敢贸然对朝动武,如果中国放弃朝鲜,正中其下怀,中国将在战略上陷于被动。国际上的有识之士也看到这一点。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就指出:放弃朝鲜可能会是中国永远的错误[4]。

朝鲜执意发展核武装,中国和世界都坚决反对,但朝鲜有自己的盘算,不会乖乖放弃先军政治的产物——核威慑力[5]。那么,中国是否应在核问题上和朝鲜闹翻?回答也是否定的。防止核扩散是全人类的共同利益,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不能不对朝鲜拥核采取与世界同步的行动。另一方面,朝鲜拥核固然损害中国的利益,其核试验对中国的污染不可轻视,但我们必须看到,朝鲜的核武器是针对韩、日、美而不是针对中国的,朝鲜顽固拥核是与美、日、韩对朝鲜安全的威胁分不开的。面对朝鲜执意拥核所引发的半岛和地区紧张局势,中国要冷静、客观地分析朝鲜拥核的原因,从消除对朝安全威胁这一根本因素着眼,积极而稳妥地促进朝核问题解决。

中国在朝核问题上不能跟着美、日跑,也不能任由美、日、韩单方面一味对朝施压,要有中国自己的超越朝核问题的长远战略考量。在朝韩问题上,中国的最大利益是半岛的和平稳定。朝鲜半岛保持和平稳定,就可防止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前沿向我边境推进;有朝鲜作为战略缓冲区,就可减少中国与美、日、韩直接军事对峙的风险。朝鲜政局稳定有利于朝、韩双方的力量平衡,既可减少韩国吞北的危险,又可减少朝鲜铤而走险的几率。同样,朝鲜的稳定对我国东北边疆的稳定与发展更是至关重要。倘若有大批朝鲜难民涌入吉林、辽宁等省,振兴东北将遭遇极大困难。保有朝鲜这道安全屏障是符合中国核心利益的。

三、影响中朝关系的外部因素

朝鲜半岛虽小,却是美、中、俄、日四大国利益、矛盾的交汇地和角力场。中朝关系不只是双边关系,还涉及中朝各自与美、日、韩、俄的关系。

(一) 美、日的打压使朝鲜倾向中国

美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是亚洲和世界的主导力量,是日、韩的盟国和保护伞,美国对朝鲜半岛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在国际上,美国把中、俄视为主要战略对手,希望在美国主导下由韩国统一半岛,将战略前沿推到中、俄边境,并在那里部署反导系统。出于战略需要和根深蒂固的反共、反集权意识形态,美国视朝鲜为眼中钉,时刻想搞垮之、消灭之,所以美国是对朝鲜安全的最大威胁,历届美国政府都打压朝鲜,小布什时期尤甚。然而朝鲜的核武器计划一直以来都是美国的心病,美国担心的不是朝鲜的核导弹打到北美洲,而是担心朝鲜把核技术、核材料扩散到伊朗等国乃至恐怖分子手中。因此只要美国的战略目标不变,亡朝之心不泯,朝美间的对抗就将持续下去。

日本与朝鲜民族有深仇大恨,在打压朝鲜方面调门也最高。日本不怕朝核问题复杂化,希望借口朝鲜拥核来扩展自己的军力,甚至也发展核武器。日本与美国不同,不希望朝鲜半岛统一。一些日本专家主张,对日本来说,实现核武装的统一的朝鲜半岛比拥有核武的朝鲜更具威胁性[6]。在朝核问题上,日本总是节外生枝,提出绑架等问题,使问题复杂化。在对朝制裁上,日本的调门也不断升级,甚至单方面加大制裁措施,激怒朝鲜。连韩国媒体都指责日本在六方会谈中几乎没有发挥任何作用[6]。

朝鲜和韩国在政治上、军事上互相视为主要敌人。从法律层面说,两国仍处在交战状态。朝鲜半岛是冷战造成民族分裂的最大孑遗。从李承晚开始的历届韩国政府都主张用韩国的政治制度统一半岛,都对朝鲜的政治体制深恶痛绝,即或是卢武铉时代,骨子里也持如此成见。韩国金大中、卢武铉时代对朝鲜的和解政策没有达到目的,反而使朝鲜坐大,实现了核武装。韩国失望与愤怒交织。李明博上台后对朝施行强硬政策,朝鲜则以硬对硬,半岛局势空前紧张。几十年来朝韩双方都想以自己为主实现统一,实质上就是吞掉对方。朝韩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生出事端,紧张对峙一阵,这也成为半岛的常态,而每次对峙都对朝韩巩固内部统治起到了积极作用。朝韩的对立将是长期的,因为短时间内谁也没有吃掉对方的绝对优势,而美、日与俄、中又不允许一方吞掉另一方。

美、日、韩对朝的打压政策使朝鲜必然倾向中、俄,朝鲜解决能源、粮食等生存问题,也只有向中、俄(主要是中国)寻求出路,这种国际态势有利于中国发展对朝关系。

(二) 俄罗斯对中朝关系的影响

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采取亲西方政策,在半岛政策上也亲韩疏朝,引起朝鲜不满。进入新世纪,在西方的挤压下,俄罗斯转而对中、朝等国亲近。特别是随着世界重心向亚太转移,俄罗斯的战略重心也转向亚洲。俄对朝韩基本上采取等距离外交,俄朝关系因此有明显的改善,双方经贸关系也日渐密切,目前在俄远东的朝鲜劳务人员数量仅次于中国。

俄罗斯与中国一样,担心美国将兵力部署到图们江边,视朝鲜为屏障。特别是俄罗斯决定开发西伯利亚和远东,培育振兴经济的新增长极,把远东发展纲要与中国东北振兴规划协调起来之后,担心朝鲜半岛动荡冲击远东建设,因此希望半岛保持和平稳定。在战略方向和半岛问题的利益攸关上,俄罗斯与中国是一致的。在国际上,俄中也经常反对美、日、韩对朝鲜的打压。

俄罗斯目前仍是美国军事上的主要对手。随着俄经济实力的进一步壮大,俄在世界上的影响将增强,对朝鲜的影响也会随之增强。朝鲜不愿过分依赖于中国一个国家,很想在中俄之间搞平衡,未来出现这种状况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加强中俄对朝政策的协调,深入发展中、俄、朝三方的经济合作,使三国建立紧密的多边关系,实现互利共赢,减少不利因素,是十分必要的。俄的经济、政治重心当前都在欧洲,北约东扩使俄在东欧、中亚面临巨大压力,麻烦不断,因此俄的精力基本放在其西部。目前,俄的经济支柱是能源和资源出口。2008年以来,在金融危机冲出下,俄经济困难,无力给朝鲜更多援助,俄对朝的影响及对朝的重视都不能与中国相比。总体看,俄对中朝关系的影响主要是正面的。

(三) 在大国博弈中适时适度发展中朝关系

中国最重要的对外关系是中美关系。美、日、韩是中国居前3位的贸易对象国。发展与美、日、韩的关系,与美国保持和平合作,与日、韩共同推进东亚合作是中国的战略选择。在朝鲜核问题上,现在事实上形成了美、日、韩一方与中、俄、朝一方的矛盾局面。如何在发展中朝关系的同时维系和推进与美、日、韩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重大课题。朝鲜两次核试验已经将中国置于尴尬境地,中国不能无原则地迁就朝鲜,但解除朝鲜对安全的担忧确是朝弃核的关键。朝弃核符合美、日、韩、中、俄的共同利益,须推动美朝互信互让,以促使朝鲜弃核。当前,朝核问题已成朝美、朝韩关系的死结,解开这个死结的途经只有六方会谈。中国主持的六方会谈是成功处理中国对朝关系与对美、日、韩多边关系的成功范例。发展中朝关系要在大国博弈中进行,要坚持原则、维护国际正义、照顾各方核心利益、促进各方互谅互让,从而适时、适度推进中朝关系。

美、韩对朝鲜历来施展软硬两手政策,韩国下届政府也可能转而对北采取怀柔政策。美、韩知道,对朝威逼太紧会增强朝对中、俄的依赖,因此,对朝摇晃橄榄枝,甚至散布流言蜚语离间中朝关系,都是意料中事。而朝鲜希望得到美国的安全保证和韩国的经济援助,当美、韩对朝缓和、示好时,朝鲜往往与中、俄疏远。不过从发展趋势看,后朝核时期发展中朝关系的国际环境是有利的。随着中国实力的不断增强和国际话语权的提高,美国在全球需要中国合作和支持的地方日益增多,中国对朝鲜半岛的影响力逐渐加强。未来的朝鲜半岛仍为是非之地,朝、韩仍处多事之秋,维系和发展对朝关系,同时推进对韩关系和对日、对美关系,仍是中国半岛政策的选择。

四、中朝应建立正常的国与国之间关系

冷战结束之后,在经济全球化和世界政治格局多极化的时代背景下,中朝之间也要形成新型的、平等的、正常的国家间关系。中国对朝鲜不是老大哥对小老弟的关系,没有对朝鲜颐指气使的权力,也没有永远无偿援助的义务;朝鲜也不能认为中国的支持、援助是天经地义的、无条件的、无休止的。朝鲜要审时度势,努力按国际规则办事,约束自己的行为,尽快融入国际社会,发展自己的经济,得到世界的理解和支持,以保障自己的国家安全与政治稳定。中国也要依据国际规则和自己的核心利益,处理和发展对朝关系。

(一) 经济上以平等互利为原则,进行必要的、力所能及的对朝援助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有了长足发展,但我国仍是发展中国家,人均GDP在世界排名100位之后。中国自身的经济建设、国防建设、改善民生都需要大量资金,对外援助只能量力而行。古语说“合米养恩人、斗米养仇人”,冷战时期中国勒紧裤带大量无偿援助阿尔巴尼亚、越南,效果不好,教训深刻。

我国在扶贫工作中总结出“输血不如造血”的经验,这一经验在对朝援助中也适用。通过资本、技术输出和产业转移,开发朝鲜资源,向朝鲜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支持朝鲜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不仅可以帮助朝鲜迅速走出经济困境,也有利于中国缓解资源短缺的状况,加快产业升级,对中朝两国来说是双赢的选择。

中国已经实行市场经济,对朝合作的主体是企业,而企业的投资讲求效益,是要赢利的。朝鲜与中国企业合作,只能依据市场经济规律办事,使合作双方都有效益。

总之,中国对朝鲜的支持、援助是必要的,也是有限度的。要长期、稳定、深入地发展中朝经贸关系,除了平等互利,没有别的选择。

(二) 政治上以相互尊重为原则,给予符合国际道义的支持

早在20世纪50年代,我国在对外关系中就提出了著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中国一贯主张国与国相互尊重、大小国家一律平等。中朝是友好邻邦,我们更应相互尊重。主张对朝要逼、要压,是错误的。美国那么强大、那么霸道都压不服、压不垮朝鲜,我们岂能学美国的坏样子。

主张在朝培植亲华势力更是极其错误的。这不仅有违国际关系准则,干涉别国内政,而且毫不现实。朝鲜最忌讳亲外、事大,金日成在世时先后扫清了亲苏、亲华的各种势力;金正日如今牢牢掌控国家党、政、军、警大权,个人崇拜又控制着人民思想,反对力量没有生长的土壤。从地缘政治来看,朝鲜是摄乎大国之间的小国,对各大邻国都有疑惧。无论何人当权,朝鲜都要在大国间寻求平衡,都会抑制甚至清除国内亲某个大国的势力。

朝鲜目前在国际上极为孤立,如果坚持拥核,还将孤立下去。因此朝鲜在政治上有求于中国,希望得到中国支持。中国从战略利益上考虑,当然要支持朝鲜,维护朝鲜和半岛的稳定。但中国的支持是有原则的,应当符合国际道义,不能不辩是非,不能引起公愤,不能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和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三) 战略上以维护核心利益为原则,把握根本、从长计议

在维护、发展中朝关系的过程中,必须立足长远、抓住根本。要从增强我国的周边安全环境、提升我国的国际影响力出发,着眼10年、30年、50年发展中朝关系。

经济是利益基础。中俄两国已经把中国的东北振兴规划与俄罗斯的远东发展纲要协调起来,通过合作加快这一广大地区的共同发展。中俄的成功合作可以吸引朝鲜参与东北振兴及大图们江地区的开发合作。中国与朝鲜经济互补性强,存在垂直分工,有产业转移的条件。朝鲜资源多、人口少、经济基础好、城市化率高,如果实行开放政策,加入大图们江经济圈,有10年时间即可解决粮食、能源短缺等经济困难,有20年时间即可实现“吃米饭、喝肉汤、穿绸缎、住瓦房”的理想。如果中朝两国的产业分工更紧密,经济联系更深入,形成共同经济体,则两国关系就有了深厚而牢固的利益基础,这是任何力量都难以打破的关系。

共识是感情基础。中国改革开放30年取得了的成就举世瞩目,再有30年将更加辉煌。中国的发展模式、道路对西方社会震动很大,打破了西方对中国“西化”的阴谋,为不发达家树立了榜样。中国道路对朝鲜、越南、古巴等国最有吸引力之处在于:中国既发展了经济又巩固了社会主义制度,既向世界敞开大门又保持了自己的特性;改革开放使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群众对党的拥护达到了空前高度。如果朝鲜也选择这样一条道路,中朝两国将有根本性的共识,感情的纽带将使两国关系更为亲密而牢固。改革开放、实行市场经济、融入世界经济体系,这是世界的共同道路,朝鲜迟早也会走上这条道路。

关键是强大自己。发展中朝关系是双边共同努力的事情,但主导方面在中国,因此中国首先把自己的事情办好,要更发达、更强大、更谦和、更负责任。中国富裕了,对朝鲜可以给予更多的援助;强大了,可以对朝鲜提供更有力的支撑;谦和诚信,可以使朝鲜更信赖,这将十分有利于两国关系的发展。

综上所述,在发展对朝关系上,中国必须防止急躁情绪,防止偏激,应以平常心态、正常的国与国之间关系来看待和处理两国关系。只要把握原则、掌握分寸、着眼长远、务实推进,中国完全可以取得发展中朝关系的主动权。

参考文献:

[1] 詹德斌. 朝鲜已成为中国战略包袱?[N].环球时报,2009-06-01(1).
[2] 曹世功. 对朝政策该变调时就得变调[N].环球时报,2009-07-01(1).
[3] 刘陆天. 朝核问题既要劝和,也要逼和[N].环球时报,2009-06-29(1).
[4] 郑永年. 中国须重新界定在朝核问题上的角色[N].参考消息,2009-07-08(16).
[5] 安勇炫. 北韩似有意使紧张局势加剧以威胁韩国经济[N].朝鲜日报,2008-04-02(1).
[6] 尚永迟,等. 朝核各方,心思大不同[N].环球时报,2009-04-16(1).
  评论这张
 
阅读(627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