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日志

 
 

假使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亚洲视角  

2016-11-20 15:25:04|  分类: 核武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报道,巴拉克·奥巴马正在考虑是否让美国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赞成派认为该政策将缓解潜在核危机,为其他核武国树立积极榜样,并象征着向核裁军迈出的重要一步。反对派则认为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将削弱核威慑的力量(从而激起好战性)并使美国盟国感到不安(从而鼓励核扩散)。总的来说,倘若美国通过了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将对东亚和东南亚安全产生何种影响?该政策变更是否将利大于弊?

《原子科学家公报》网站

Ta Minh Tuan是越南祖国阵线即越南政治体制的第五大支柱的主席助理,也是越南外交学院的副教授。曾担任越南副总理助理。2002年从波兰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2011年担任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员。2005年加入“反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亚太地区扩散的研究小组”。研究领域包括越南的政治与外交政策、美国的外交政策、不扩散以及核能等。

张旭成(Parris H. Chang)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政治学荣誉教授,台湾政治经济与战略研究所所长。1993年至2004年担任台湾立法院委员;2004年至2006年担任台湾国家安全会议副秘书长;2008年担任台湾驻巴林王国的代表。为《中国的权力和政策》及《假使中国越过了台湾海峡:国际社会的响应》一书的联合主编与作者。1969年荣获由哥伦比亚大学颁发的政治学博士学位。

Raymund Jose G. Quilop is assistant secretary for assessments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in the Philippines'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He is also a former associate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He has published on nuclear issues in Global Asia, Philippine Political Science Journal, and previously in the 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 and has contributed chapters to The Politics of Religion in South and Southeast Asia and Primed and Purposeful: Armed Groups and Human Security Efforts in the Philippines. In 2000 he received a master's degree in political science from the 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20 September 2016
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并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障碍
Ta Minh Tuan

奥巴马总统对是否宣布美国将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的考量已造成了政策和安全专家们意见的两极分化。此变更的反对派认为,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将使美国盟国恐慌(尤其是韩国与日本)、象征美国的衰弱(至少在俄罗斯、中国与朝鲜的眼中如此),并削弱华盛顿威慑潜在敌手的能力。赞成派则认为,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将提升华盛顿核态势的可预见性,从而既可加强美国旨在让世界变得更安全的工作的可信度,同时又不会削弱盟国对美国延伸威慑的信心。当前,在朝鲜第五次核试验(平壤迄今为止最强大的一次试验)之后,奥巴马似乎不太可能会通过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然而,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对东亚和东南亚的潜在影响依然值得审视。

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对东亚安全的影响将大于东南亚。因为该政策在东亚的影响将涉及俄罗斯、中国、朝鲜(三个核武国)以及日韩(两个具有生产核武器技术能力的国家)的观点、态度与反应。

中俄作为该地区的核大国将很有可能欢迎美国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因为该政策将有利于两国的国家利益(或者它们至少不会因此而遭受任何损失)。但是莫斯科与北京并不会认为美国的这种政策象征了它的衰落,尽管一些人对此持相反意见。两国非常清楚,即使美军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也能对敌人造成巨大伤害。中俄两国都不会仅仅由于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而低估美军实力,因此两国不会轻易表现得更为强硬或试图损害美国在东亚的利益。简而言之,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将不会加剧美、俄、中三国之间的紧张局势或招致更多的安全威胁。

然而,朝鲜却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平壤不顾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和国际制裁而反复进行核试验的行为显然表明了它并不在乎邻国的安全顾虑。假使华盛顿现在宣布其将永不发起第一次核打击,平壤则可能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推进其核武项目的发展。在此种情形下,倘若发生滚雪球效应就将异常危险:平壤愈发强烈的核野心将加剧朝鲜邻国的不安全感,迫使它们采取对策,比如更加依赖美国提供的保护。如此一来,这些国家与朝鲜的关系,或许甚至与中俄的关系都可能会变得愈加紧张,使得中、俄、朝进一步加大对本国军力的投入。不幸的是,平壤恰恰希望看到日韩两国产生恐惧心理,因为这将令朝鲜拥有更多的谈判筹码。因此,就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可能会使首尔与东京不安的角度来看,朝鲜将是最大的受益国。平壤可能会因此而扮演东亚安全问题中的重要角色。

日本和韩国似乎将会成为受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影响最大的东亚国家。两国的安全在很大程度上需依赖美国的军事保护,包括首先威慑朝鲜其次威慑中俄的核保护伞。但是认为东京与首尔军力弱小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实际情况恰好相反:日韩军队装备先进精良,当属亚洲各国军队中的佼佼者。在一场常规武装冲突或战争中,日本和韩国都能有效应对来自东亚的任何潜在敌手。日韩缺少核武器之事实或许是两国尚未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从政治、经济,尤其是军事角度)之二的唯一原因。因此华盛顿的延伸核威慑可让日韩无需担忧核威胁。其他种类的威胁它们自能应付。

然而,鉴于野心勃勃且拥有核武的领国朝鲜,日韩或许的确会由于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而感到担忧。但是两国并不具有研发本土核武器的正当理由,因为只要美国依然提供延伸威慑,其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就不会导致朝鲜核攻击几率的上升。但倘若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打破了该地区的核平衡,使得地区内核武国相互对抗,那么东京与首尔的安全顾虑则着实会增加。但是目前看来此种情形不太可能发生。

向南看。倘若奥巴马通过了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东南亚所受的影响将是微乎其微的。该地区自1995年以来就被确立为无核武区。地区内的各国都遵守主要的国际不扩散条约,也都支持了核安全峰会进程(尽管并非所有东南亚国家都出席了峰会)。

在东南亚各国与美、中、俄、朝、韩、日之间的双边关系中,或许除了中国的南海热点问题以外,并不存在其他严重的安全问题。这六国从未宣布将用核武器瞄准东南亚任何一国,目前也未对东南亚造成任何核威胁。没有一个东南亚国家(甚至包括菲律宾与泰国这两个华盛顿在该地区的主要非北约盟国)受到美国延伸威慑的保护。

简而言之,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不旦不会给该地区带来任何安全问题,东南亚各国反而会对此政策变更表示欢迎。但是东南亚各国将鼓励华盛顿签署《曼谷条约》的附属协议,从而使其对维护东南亚无核武区做出承诺。

假使美国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东亚和东南亚安全因此而得的益处将远远大于害处。虽然奥巴马不太可能会通过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但是本人仍然希望他能通过该政策。


21 September 2016
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只会为中国壮胆
Parris H. Chang

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的第二个任期在四个月后即将结束,届时人们将如何评价他?毋庸置疑,他是美国第一位非洲裔总统。但他的作为还包括美国经济在其任期内复苏以及让更多美国人享受医保等重大成就。人们会记住他为减缓气候变化所做的努力以及在外交上的重返亚太策略。但是据报导,白宫正在考虑另一项重大倡议,即是否通过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

核裁军一直是奥巴马自担任总统以来最重要的议题之一。2009年4月,上任不到三个月的奥巴马就发表了振奋人心的布拉格演讲。在该演讲中,他承诺将开启核裁军的新时代,并宣布“美国致力于寻求一个无核世界的和平与安全。”六个月之后,奥巴马因其对无核世界理想的展望与承诺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自那以后的数年内,奥巴马已在核裁军与不扩散方面做出了诸多努力:与俄罗斯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进行谈判,并赢得了美国参议院对该条约的支持;启动了核安全峰会进程;带领美国和其它国家与伊朗展开密集谈判,并成功劝阻伊朗研发核武。但是尽管国际社会对平壤实施了严厉制裁,却仍未能制止朝鲜研发核武。

奥巴马是否由于美国是唯一在战争时期使用过核武器的国家而在道义上感到有责任向核裁军的目标努力?或许如此。今年五月,他成为了自广岛于1945年被原子弹摧毁以来第一位出访该城市的美国在位总统。批评家可对杜鲁门总统使用原子弹的决定提出质疑,然而杜鲁门为了拯救美国人民的生命并赢得战争胜利之动机却是不可置否的。无论如何,尽管美国自1945年起就尚未再次使用核武器,但是核武器在帮助美国制止侵略行为、捍卫盟国以及维护战略利益等方面仍然发挥着重大作用。

美国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威尔在其回忆录《受命变革(1953-1956年)》中写道,中国同意签署《朝鲜停战协议》的部分原因在于华盛顿向中国示意其可能对中国的军事目标使用核武器。不仅如此,在20世纪50年代的台海危机期间,艾森豪威尔威尔和他的国务卿约翰·福斯特·杜勒斯公然对北京发出警告,声称美国为阻止中国入侵台湾可能会使用战术核武器。

乔治·W·布什在其回忆录《抉择时刻》中讲述了其为制止朝鲜核武项目,努力争取中国主席江泽民的合作,然而结果却是徒劳的。2003年2月,布什向江泽民发出警告:“假如我们无法用外交手段解决此问题,我就不得不考虑对朝鲜采取军事攻击了。”江泽民与朝鲜领袖金正日正视了布什的武力威胁。六个月后,关于平壤放弃核武议题的第一轮六方会谈即在北京召开。

以上事例表明,为了捍卫其自身与盟国的利益,美国具备愿意使用其可能包括核武在内的具有绝对优势的军事力量的决心。然而,假使美国做出了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承诺,华盛顿就会丧失其权力的一个重要部分。此举将限制美国的战略选项、降低华盛顿有关捍卫盟国承诺的可信度(韩国将尤为担忧),并削减美国制止侵略行为的能力。总而言之,这将是一个严重的战略错误。

毫无疑问,中国已宣布了其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并要求其它核武国也做出相同的承诺。但是北京可能正在重新检讨其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2005年,中国国防大学的朱成虎将军发出警告,声称假使美国干预中国与台湾的军事冲突,中国将向美国城市发动核攻击。此番言论成为了当时世界各大报刊的头条新闻。朱将军说:“我们已经做好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的准备。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做好牺牲数以百计的城市的准备。”当一名记者向他提及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时,朱将军却说“该政策可能会变”,并断言该政策仅适用于中国和非核武国之间的冲突。美国众官员对朱将军所提出的将对美国城市首先使用核武的肆无忌惮的威胁言论表示极为愤怒。

中国绝不是一个满足于现状的大国;相反,它正试图改变国际秩序。它正在与美国争夺亚太地区的政治和军事霸权地位,并挑战二战后由美国主导的和平秩序。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大力推动其常规和核军事力量的现代化与扩张,并凭借其压倒性的实力迫使比其小的邻国按照北京的主张解决争端。除此之外,中国为了威慑、拖延并击败美国的干预还建构了强大的反介入和区域阻绝能力。

倘若奥巴马总统宣布了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此举将是极为不明智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将视此举为美国军力衰落的迹象,并将更为大胆地追寻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的梦想。


22 September 2016
不首先使用核武:最好保持模糊性
Raymund Jose G. Quilop

至少从国际政治的角度来看,制定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可显示巴拉克·奥巴马的正确判断力。这一政策变更将在某种程度上实现奥巴马最终裁减华盛顿仍然持有的庞大核武库的愿望。该变更与奥巴马2009年关于美国将“寻求一个无核世界的和平与安全”的宣言相一致,也与奥巴马对核安全的担忧(其发起的一系列核安全峰会说明了这一点)相符。

诸如关于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的公告可有效反映一国政府尤其是当权政府的政策推力。这些公告有助于各国更好地理解他国的国防政策与态势,也可起到信心建立的作用(拥护者们认为信心建立能增进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减少互相角逐的国家之间的紧张局势与信任赤字)。然而,美国对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的宣告将仅仅是个宣告而已。它对维持世界核和平真的会起到实质性的作用吗?本人对此表示怀疑。

敌与友。一些人认为核武器的唯一目的就是制止另一核武国发起第一次核打击。他们认为,核武器的威慑能力在于其第二次核打击的能力,而并非第一次核打击的能力。本人则不以为然。本人认为,对核攻击的威慑既得靠回击能力,也得靠时刻能够先发制人的状态。哈德逊研究所的亚瑟·赫曼(Arthur Herman)写道:假使一国被对手视为将“一只手臂故意绑在背后”,那么这些对手就有可能会以该国的核资产为目标首先发起核攻击。倘若事实果真如此,那么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就将有损美国的核威慑能力。

然而,必须制止的侵略行为并非仅仅是先发制人的核攻击。以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领土要求为例:华盛顿对南中国海领土争端的公开政策是保持中立,但是北京却认为美国已经站到了东南亚国家即菲律宾与越南一边。假使中美就南海问题发生冲突,美国会首先使用核武吗?或许不会,但是倘若美国采取了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北京则将不会再有任何疑虑。在此种假设下,中国甚至可能会在实现其领土要求上表现得更为强硬,尽管国际仲裁法院的七月判决结果显示,北京用以作为其在南中国海大量领土要求依据的“九段线”在国际法中并没有根据。

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还可能使平壤变得更猖狂。尽管朝鲜总是声称美国的核威胁是促使其研发本土核武器的根本原因之一,但是认为平壤会仅仅因为华盛顿采取了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就放弃其核武器的想法却是幼稚的。相反,不难想象假使美国宣布采用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朝鲜可能会因此而变得愈发大胆,从而更加明目张胆地推动其核武项目的发展。宣布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只会向潜在侵略者发出错误信息。对于核武国而言,最务实的做法当属在是否将首先使用核武的议题以及相关原因上保持一定程度的模糊性(如同美国当前所做的那样)。

倘若美国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其向伙伴提供的核保护伞的可信度就会下降,而这可能会迫使美国盟国生产本土的核武器。假使日本决定生产核武器,它所拥有的技术和裂变材料足以帮其轻松实现此目的。拥有强大技术基础以及大型民用核能产业的韩国也具备研发核武器所需的能力。倘若发生此种情况,即盟国开始怀疑美国的安全保证,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就将加剧核武器的扩散并妨碍消灭核武器的工作。

如前所述,一些东南亚的美国盟国担心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领土要求。但是东盟很有可能会认为美国的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将使东南亚向成为真正的无核武区的目标迈进一步,从而对该政策表示欢迎。1995年的《曼谷条约》勾勒了关于该无核武区的愿景。然而遗憾的是,由于五大公认核武国尚未批准《条约》的附属协议,所以《条约》还未完全生效。没有该附属协议,东南亚无核武区将只是一纸空文。


29 September 2016
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无需恐慌
Ta Minh Tuan

巴拉克·奥巴马一旦宣布美国将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后,华盛顿的安全保障将立刻在全亚洲受到质疑:东京和首尔将开始考虑本土核威慑的开发;北京将更为大胆地提出领土要求;平壤也将更为放肆地推进其核武项目。

以上是圆桌讨论同事雷蒙德·何塞·G·基洛浦在第一轮文章中所设想的情景。张旭成设想了同样的情景,只不过程度略轻。本人却认为根本没有必要担心诸如此类的情景会出现。

首先,所有的国家都受到国际承诺的约束,且各国领导人的战略安全考量是基于对别国将履行其承诺的一定程度的信任之上的。对华盛顿的这种信任具备坚实基础。美国在过去几十年内建立了不错的守信记录。这就是华盛顿自二战以来能够占据国际事务中心舞台的部分原因。几乎找不到可证明美国是一不值得信赖的盟国的证据。

那么倘若奥巴马宣布了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华盛顿在东亚的盟国将如何看待美国的可信度呢?如果美国的威慑不再具有第一次核打击的可能性,东亚盟国会对美国的延伸核威慑产生怀疑吗?请放心,日韩等国不会天真地将美国的第一次核打击能力作为其安全的基础。其实对它们而言,重要的是华盛顿对其双边和多边安全条约的尊重,以及华盛顿在必要时刻即可迅速采取行动的预备状态。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将完全不会影响华盛顿保护其条约盟国的承诺,也不会影响华盛顿的核保护伞、常规军事力量,以及其国际影响力的发挥。

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也不会促使北京做出更为咄咄逼人的举动。今天,尽管美国对其是否会首先使用核武仍然含糊其辞,但是中国却已在东北亚和南中国海大胆行事。北京显然不认为美国发起第一次核打击的可能性可对其当前的举措产生任何威慑作用。那么消除该可能性又怎么会使中国表现得更为强硬呢?北京若增加其对美国、华盛顿的亚洲盟国以及东亚安全的威胁,并不能使其获得任何益处。没有证据表明北京会对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做出对抗性的回应。

平壤的反应也将是类似的。朝鲜多年来的挑衅行为与美国的核威慑政策几乎没有瓜葛。相反,美国的核威慑并没有起到作用,因为它并未制止朝鲜核武器的研发和测试。换言之,朝鲜领导层并不惧怕美国的核威慑。假使他们想要表现得更为咄咄逼人,他们自有办法做到。但以强硬的方式回应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并不会给朝鲜带来任何好处。

恰恰相反,倘若美国宣布将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平壤或许会由此而认为美国并没有推翻朝鲜政权的意图(而这正是朝鲜领导层最为关心的事宜)。即使朝鲜领导层不完全信任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他们至少也不再会有必须竭力提升核备战实力之压力。对于北京的领导层而言或许也是如此。

简言之,没有一个东亚和东南亚国家能通过利用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而获利。相反,各国将会认为该政策本身是有益的:此政策意味着华盛顿将宣布自身为维持亚洲核事务现状的大国,且整个地区也将因此而变得更为安全。东亚和东南亚各国没有理由使该地区已经危机四伏的紧张局势进一步恶化。


11 October 2016
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全球皆用或皆不用
Raymund Jose G. Quilop

本人的好友Ta Minh Tuan希望巴拉克·奥巴马能制定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本人却持相反意见。事实上,本人强烈建议美国应当永不放弃其首先使用核武的权利。

Ta也承认,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的确可能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他写道,平壤对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的回应可能是“更加肆无忌惮地推进其核武项目的发展,”从而带来“异常危险”,并加剧韩国、日本、中国和俄罗斯等国之间的紧张局势。那么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的优点何在?Ta认为华盛顿通过制定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将宣布自身为“维持亚洲核事务现状的大国。”但是他却未能指出其他优点。本人认为,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可能会带来的负面后果显然将大大多于其正面影响。那么为何还要希望该政策被通过呢?

本人认为,Ta对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的支持反映了其个人的价值观和偏好,尤其是其“核武必须永远不被使用”的强烈信念。本人也有相同的信念。但是当仅一国制定了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后,核武被使用的风险并不会被真正削减。只有当所有的被正式公认和未被正式公认的核武国都宣布采取类似政策时,此种政策才能起到实质性的作用。换言之,只要有任何一个核武国愿意首先使用核武器,那么就仍然有可能出现其他国家用核武进行报复性反击的情景。

在当前的国际体系中,要让所有国家都宣布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是不可能的。凭什么认为每一个研发核武的国家(它们将原本可用于其他重要事项的宝贵资源用在了一个武器项目上)都会宣布,无论发生何种情况,它都将永不首先使用核武呢?少数国家(例如中国)或许会这么做。但是中国也已在过去几年内发出信号,表示其政策可能会改变。无论如何,世界各国或许从未认真看待过北京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相比之下,假使更具公信力的美国采用了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那么国际安全就可能会被削弱。)由此可见:很难让所有的核武国都放弃首先使用核武的权利。

的确,只要世界上还有核武器存在,拥有这些核武的国家就应当保留其核武牌。如张旭成在第一轮文章中所述,华盛顿为了追求美国利益以及维护或创造和平而曾使用过核武或其他形式的武力威胁。放弃这一能力将是不明之举。张旭成认为中国将视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为美国军事衰落的迹象,而本人对此则不以为然;但是本人同意其另一观点:即倘若奥巴马通过了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此举将十分不明智。

本人并不自认为是一个严格的现实主义者。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实用主义要求美国只要还拥有核武库,就永不应当宣布通过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


18 October 2016
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时机尚未成熟
Parris H. Chang

即使那些赞成美国通过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的人也很可能会承认,该政策或许会对亚洲的安全造成负面影响。因此,在此轮圆桌讨论中,本人的圆桌讨论同事Ta Minh Tuan尽管希望巴拉克·奥巴马能制定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但也承认该政策变更可能会促使金正恩更加肆无忌惮地推动朝鲜的核武项目并做出额外的挑衅举动。

但是倘若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消除了金正恩对遭受核报复的顾虑,使其向韩国发动常规军事攻击,那又该如何是好呢?正因为有可能会发生此种情况,所以一些美国安全专家希望奥巴马政府不会对华盛顿的核武库采用“唯一目的”的政策。奥巴马政府2010年的《核态势评估报告》表明该政府已更倾向于放弃核武器的使用(对发起核攻击的敌手做出回应时除外)。从当前情况看来,进一步朝此方向前行并非明智之举。

任何表示美国可能会放弃其核保障的迹象都将迫使日本和韩国采取对策,且这些对策很可能不仅局限于Ta在第一轮文章中所述的对美方保护更深的依赖:东京和首尔很可能会制造本土的核武器。而这将是最糟糕的情形:华盛顿竭力预防的核扩散又将出现两个新例。

Ta承认“鉴于野心勃勃且拥有核武的领国朝鲜,”日韩的确会有对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感到担忧的充分理由。但是他随后写道,东京和首尔“并不具有研发本土核武器的正当理由,只要美国依然提供延伸威慑。”这种观点就有些过于无忧无虑了。Ta或许真的相信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总的说来将有利于该地区的和平与安全,但他却低估了日韩对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可能会产生的戒备心理。

Ta还忽略了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可能会恶化的一个重大亚洲安全问题:中国对几乎整个南中国海的主权要求。北京的填海造陆工程,以及其对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礁石与浅滩的军事化加强了中国在具有争议的水域的军事实力,同时也惊动了美国、日本,以及包括菲律宾、越南和新加坡在内的大部分东南亚国家。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于今年7月做出裁决,否认了中国的主权要求以及填海造陆工程的合法性,但是北京却拒绝接受该裁决。北京执意要通过对距马尼拉仅140英里的黄岩岛进行填海造陆(以及建造机场跑道)以扩大其在南中国海的影响力。

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Ashton Carter)已向北京发出明确警告,声称假使中国采取上述手段,美国就将采取相应对策。最近几个月以来,美国已采取了一些强硬措施,比如为捍卫通航自由的原则而派遣航空母舰战斗群驶经中国人工岛屿。中国的野心以及其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日益好斗的行为已成为中美两国间(以及中国与华盛顿的地区盟国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的焦点。在此种地缘战略背景下,任何明智谨慎的美国领袖都不会制定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


24 October 2016
不首先使用核武:向和平迈近的一步
Ta Minh Tuan

大多数核武国尚未采用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让所有国家都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似乎是不可能的。那么华盛顿为何应当放弃其首先使用核武的权利呢?

以上是本人圆桌讨论同事雷蒙德·何塞·G·基洛浦在第二轮文章中提出的主要论点。本人则想对其提出反问:假使在整个核武时代,核武国总是为了自身安全而不断研发核武器,无视国际社会对削减核风险的呼吁,那么又怎么可能缔结诸如《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其实尚未生效)、《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和《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等协议呢?倘若没有这些条约,过去30年以来全球核武库存的显著削减就永远不会发生。

核武器巨大的毁灭性决定了务必要有一国带头迈出第一步。NPT等条约的签约国之所以会签约,是因为它们相信其他国家为了国际和平也会签约。多年来,这种态度被证明是有益的。

诚然,朝鲜、以色列和巴基斯坦等国拒绝加入(或已退出)一些最重要的条约。但是倘若华盛顿、北京和莫斯科以前述国家不受NPT约束为由而不兑现各自的国际核承诺,后果将会如何?华盛顿、北京和莫斯科应当等到所有国家都接受NPT以后才对自身的核活动实施限制吗?假使它们真的如此坐等,后果又将会如何?事实上,这些大国在力争实现不扩散以及对核武库的限制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假使这些国家采取的仅是坐等与观望的态度,那么关于核武的主要协议就根本不会成为现实。

那么华盛顿为何在通过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之前必须先等其他核武国宣布通过该政策呢?假使作为超级大国的美国宣布其将通过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就必将提升美国的威望并为其他核武国树立好的榜样。支持美国保持核政策的模糊性即意味着接受“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现状。

张旭成认为假如美国放弃其首先使用核武的权利,东京和首尔则“很可能会制造本土的核武器。”但是包括东亚和东南亚在内的国际安全体系并不是以核武国实施第一次核打击的意愿为基础的,甚至也不以核武器的使用为基础。其基础其实在于对各国承诺和国际法的尊重与执行。此外,华盛顿的延伸核威慑政策仅仅意味着美国将在必要情况下为保护其盟国而使用核武器。延伸威慑有时或许会隐含首先使用核武的意思,但是却绝不能保证对核武的首先使用。对核武的首先使用并非延伸威慑的必要条件,本人也不认为日韩等美国盟国会执意要求其成为延伸威慑的必要条件。无论美国是否会通过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都丝毫不会影响华盛顿对其盟国的安全承诺。日本和韩国的决策者们并不会像张旭成所说的那样将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视为“美国可能会放弃其核保障的迹象。”不应当把延伸威慑与保留首先使用核武的可能性混为一谈,因为这样做会产生误导性的结论。同理,本人认为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亚洲的领土争端以及张旭成所谓的中国“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日益好斗的行为”三者之间不存在任何实在的关联。

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并不会终结核武所造成的严峻威胁,但却绝对会是一项重大信心建立举措以及向一个更为和平的世界迈近的一步。


26 October 2016
利己主义是核武问题的主导
Raymund Jose G. Quilop

本人确实在本期圆桌讨论中写道,华盛顿不应当放弃其首先使用核武的权利。但是本人论点的核心并非像同事Ta Minh Tuan所说的,即倘若美国通过了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其他国家不会通过相同的政策。的确,即使除了美国以外的其他所有核武国家都决定主动放弃首先使用核武的权利,本人依然认为华盛顿不应当采用该政策。放弃首先使用核武的权利将使美国核武库变得毫无用处。本人在第一轮文章中写道,“核武国在是否将首先使用核武的议题以及相关原因上保持一定程度的模糊性”才是务实之举。这才是本人论点的核心。

Ta正确地指出,核武国参与了诸如《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和《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等核军控协议的谈判,但他却错误地认为,核武国参与谈判是由于“国际社会对削减核风险的呼吁。”其实核武国的真正动机是加强其自身安全,而这也正是它们研发核武器的初衷。让我们直面现实吧:各国都将自身利益放在首位。因此,大国之所以缔结国际协议并愿意受其约束,是因为这么做对其有利。

以NPT为例:非核国家的确有理由加入该条约,但是核武国缔结该条约是为了防止其他国家研发核武,而并非使非核国家受益。该条约规定只有在条约生效时已经拥有核武的国家才有权拥有核武,从而赋予核武国以不公平优势。这难道不是利己主义吗?

正是由于这种利己主义的驱使,所以尽管普遍核裁军是条约的一项主要内容,但是核武国却尚未消灭其核武器。诚然,它们在某些情况下已削减了核武库,但前提必须是其他国家也同意削减其核武库,且双边削减被认为是有益的。请勿误解,这种削减从未在Ta在论述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时所描述的情况下发生:即一国采取裁军举措并希望其他国家能随之效仿。

只有当其他国家也同意宣布通过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时,一国才可宣布通过相同的政策(但是如上所述,即使在此种情况下本人也不建议美国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对于美国而言,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并指望其他国家随之效仿的做法将是幼稚至极的。除非核俱乐部的全体成员都事先同意采用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否则华盛顿就不可指望其他核武国会对其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承诺回以同样的承诺。Ta天真地写道,倘若美国放弃首先使用核武的权利,将成为“其他核武国……好的榜样”。然而没有一个国家会效仿该好榜样。

Ta还错误地认为,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将“提升美国的威望。”何出此言?威望原本就来源于对核武器的拥有。的确,对威望的向往恰恰是促使一国研发核武器的因素之一。

Ta认为,国际体系“的基础其实在于对各国承诺和国际法的尊重与执行。”尊重国际法和各国承诺对于世界的和平与稳定而言固然重要,然而仅有尊重是不足的。而这正是各国用军备武装自己的原因。军备越是致命,拥有该军备的国家就能获得越多的影响力。


10 November 2016
美国的核政策并无问题,因此请莫修改
Parris H. Chang

巴拉克·奥巴马总统最后一届任期的所剩时日已不多,而新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则即将上任。在此种背景下,奥巴马是否已在兑现其在2009年布拉格演讲中所做出的关于“寻求一个无核世界的和平与安全”的承诺上取得了充分进展?诚然,他在核裁军方面所做的努力是巨大的。美国国防部2010年的《核态势评估》报告显示,美国已削减了核武器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地位,取消了新的核弹头的研发工作,并进一步限制了华盛顿会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的紧急情况范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有传言说奥巴马将再接再厉,宣布采用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而目前看来这似乎并不可能实现。但是假使他当真采取了该步骤,抑或另一位美国总统在不久的将来采取了该步骤,那么该政策是否会像本人的圆桌讨论同事Ta Minh Tuan所言,即是“一项重大信心建立举措以及向一个更为和平的世界迈近的一步”呢?

对于日本、韩国、英国和法国等美国盟国而言,答案是否定的。这些国家皆告知奥巴马政府,它们认为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将危害它们的安全。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使首尔的政治领袖们感到惊恐,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认为韩国应当开发自己的核威慑。另一方面,据报道,在今年7月召开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和国务卿约翰·克里均发出警告,他们认为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将使美国盟国陷入恐慌,削减华盛顿的公信力,并向外部世界示弱。

本人在第一轮文章中写道,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依仗核武器之威胁,阻止了共产主义的中国对台湾的入侵。该威胁促成了台湾海峡自20世纪50年代起延续至今的休战状态。但是,北京尚未改变其欲支配并最终兼并台湾的目标。在过去几十年内,中国对其常规与核军事力量进行了大量的现代化改造和扩充。近年来,为了挑战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霸权,中国已大力增强其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实力。此外,中国已研发出先进的反介入和区域阻绝能力,可对美军造成重大伤害。研发此种能力的部分意图在于制止美国介入中国对台湾的进攻。

华盛顿的一些专家提倡采用一种与中国妥协的政策,即“与中国达成折衷的办法”,抑或甚至摒弃台湾。他们的理由是,鉴于中国迅猛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捍卫台湾的代价对于美国而言将过于高昂。在此种背景下,假使美国采用了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就很可能削减台北对华盛顿会在台北亟需援助时伸出援手的信心。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将发出误导的信号,使人们认为美国不再具有与中国相抗衡的意愿。强硬的中国领导层一旦察觉出美国在示弱,就可能会大胆地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以下这起臭名昭著的历史事件与此相关且发人深省:当朝鲜军队于1950年6月入侵韩国时,约瑟夫·斯大林和金日成都未料到美国会决定介入。因为就在不到六个月前,美国国务卿迪安·艾奇逊描述了美国在西太平洋的防御范围,其中朝鲜半岛被明确地排除在外。

今年三月,奥巴马重申了其在布拉格发表的言论,即“创造安全与和平的无核世界并不可能一蹴而就,该目标或许在我有生之年都不会实现。”他接着说,“没有一个国家能单独实现(核裁军)的愿景,务必需要全世界的共同努力。”奥巴马清楚地知道,若要通过诸如不首先使用核武之类的意义重大且影响深远的政策,就必须获得美国两党的广泛支持;而奥巴马却甚至无法使自己的政党和政府就该政策达成共识。

美国有一句谚语:“如果东西没有坏,就莫修理(改)。”美国当前在核政策上保持模糊性是合理的,无需任何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