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日志

 
 

中国陆基巡航导弹研发纪实   

2016-11-20 17:32:30|  分类: 铸剑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剑行 追梦录
——中国陆基巡航导弹研发纪实

中国陆基巡航导弹研发纪实 - kktt -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上世纪90年代的海湾战争中,美国研制的“战斧”巡航导弹首次亮相,并在随后的科索沃、伊拉克等几次局部战争中独领风骚:超低空飞行、隐身突防、“点穴式”精确打击、千里奔袭,斩首破敌……一时间,震惊全球。
        这是当今世界军事大国竞相追逐的“杀手锏”武器,是我国急需的国之重器。“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巡航导弹!”当时的国家领导人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三院。
        “只要国家需要,我们就是拼了命也要上!”巡航导弹武器系统总设计师刘永才院士带着他的团队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逐梦之旅……

        逐梦

        ——“中国也要有自己的巡航弹!”承载着航天人“科技强军,航天报国”的强军梦,他们启航了。
        说干就干!干就要干成、干好!
        一支由航空、航天、航海、电子、测绘、遥感、材料、光学等多个领域,近百家单位、数十所大专院校共同参与的研制团队迅速组建。按照钱学森系统工程理论及方法,由三院牵头,其余单位分工协作,向着同一个目标联合攻关、共同进发!
        “巡航导弹研制初期最大的两座大山,一个是发动机,另一个是惯导”,当时的惯性系统杜总回忆。
        应研制需要,发动机研究所专门成立了该型发动机总体研究室。没有过多经验借鉴,单纯依赖外界专家行不通,他们就狠下心来自己解决难题。面对极其有限的外文参考资料,刚刚参加工作的新人,捧起字典从语言开始学。
        发动机都是“试”出来的,在技术攻关的同时,试验台也迅速筹建起来。经过不断分析试验,研制团队萌发了大量“基于科学试验验证后的创新”,多项关键指标先后被攻克,突破了一系列技术难题,我国一跃成为了世界上迄今为止第三个拥有这种发动机的国家,为研制巡航导弹扫清了关键障碍。
        惯导系统研制也是一路坎坷。
        当时的惯导技术水平远远不能满足研制需要,要在短时间内拿出产品,绘制图纸是第一步。今天的计算机绘图软件已经足够强大,然而,面对当时数量奇缺的“286”电脑,研究室罗主任选择了手绘的方式完成图纸绘制。正是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第一套原理样机很快就诞生了。
        此后,惯导系统研制团队一鼓作气,解决了世界性技术难题,总体和分系统多项关键技术相继突破,一次次成功让理想与现实间的差距越来越小。
        中国的巡航梦,鸣响了汽笛。

        筑梦

        ——构筑巡航梦,不惟有心愿,更要有一身钢筋铁骨,总设计师刘永才用切除了四分之三的胃,数万科技人员用多年的辛勤付出,就是要换来70%的新技术。啃硬骨头的人比骨头更硬!
        航天型号研制有一个规律,新技术一般不超过30%,否则,研制风险会大幅增加,研制压力会难以承受,成功几率会大幅缩小。
        巡航导弹却让这一规律完成了一次逆转——超过70%的创新。
        要想跻身世界前列,掌握核心技术,必须自主创新。而在当时,70%的新技术对于年轻的团队来说,几乎是没有任何基础,一切从零开始。
        创新总是伴随着艰难和痛苦。研制团队按照“先学楷书,再学草书”的总体思路:按部就班沉下心来吃透可借鉴的技术,再走新路。
        尽管困难重重,研制团队没有一丝松懈,在老前辈的带领下,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干劲十足。
        某核心技术攻关之初,团队下决心要为中国人争口气。不靠“洋拐棍”,要自力更生,可这谈何容易。研制攻关夜以继日,与此同时,紧张的国际形势让研发工作再次“提速”。
        1999年5月8日,正值型号研制关键时期,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集团悍然轰炸了我驻南联盟大使馆。爱国心和危机感再次警醒大家:要以最快的速度、最好的质量,尽早拿出“杀手锏”武器!
        就在那一天,试验台上,发动机第一次寿命考核试验异常顺利,研制工作迈出了一大步。为了突破多项关键技术,队伍开始了“近乎疯狂”的攻关,冒严寒、历酷暑,千里关山飞度,漠北南疆纵横。
        这期间,他们进行了大量的地面科学试验,攻克了几十项关键技术和短线,各系统性能有了质的飞跃。
        为了保证低温考核效能,某系统带飞试验在北方某城市冬季最冷的时候进行。那里,白天气温几乎都到了零下30度,虽然大家都裹得严严实实,但很多人的耳朵还是被冻伤了。晚上,为防止飞机部件被冻坏,没有飞机牵引车,重达十余吨的试验飞机只能靠三十几个人推进库里。昏暗的天空,大雪纷飞的机场,年近60岁的总师跟队员一起,举步维艰地推着飞机前行,那一幕近乎“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悲壮,至今令人记忆犹新。
        在各系统研制紧锣密鼓进行的同时,总装厂几十年的技术积累和管理模式也面临着巨大挑战。按照巡航导弹研制生产全新的设计理念,大量的新技术、新材料和新工艺横亘在大家面前,给当时设备条件还十分简陋的老厂提出了全新课题。
        “当时,几乎每往前走一步都是槛,但是通过巡航弹的研制生产,我们建立起了新的技术和管理体系。”时任总装厂技术处长的小邹深有感触地说。
        研制团队“领头雁”刘永才,胃部曾经做过四分之三的切除手术,后又因吻合口溃疡,多次出血。在一次试验时胃部再次出血,生命垂危,军方用直升机火速把他送回北京抢救。从鬼门关上转了一圈的刘永才,又忘记了医生的嘱托,一心扑在工作上。型号研制期间,曾连续三次在换季时,消化道出血。但是他依然废寝忘食地领着大家拼命干。
        随着一声长鸣,承载着巡航团队希望的专列驶离了站台,驶向试验场。在中央领导和军方首长的高度关注中,巡航导弹的试验弹进场了。
        飞行试验的日子到了。
        第一发,检验达到了预期目标。
        第二发,导弹起飞,一切正常。可是时间到了,却没有看见助推器分离,大家的心里不禁涌上了一丝寒意。就在这时,远处突然发出“嘭”得一声巨响,空中升起了黑色的烟云……
        最终,试验交出了并不圆满的答卷。虽然达到了预定的目标,但先后出现的故障,与大家期望的圆满成功落差太大,酸楚一阵阵涌上人们的心头。
        那一年,团队成员度过了一个难忘而苦涩的春节。
        作为总设计师,刘永才面临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那是来自国家的压力,国家迫切需要巡航导弹。利害面前,他没有考虑太多个人得失,而是苦苦找寻失利原因。研制时间太短了,有些时候为了赶进度,不免仓促。队伍太年轻了,其中一大半都是年轻人,经验相当不足。
        还有,管理亟待提升,整顿势在必行。试验队在当时的三院院长高红卫、总指挥曹建国和总师刘永才的带领下,从彻底吃透技术和苦练管理硬功夫入手,开始了一年多的艰难“整改”。

        追梦

        ——中国定会有自己的巡航弹!困顿中,这坚定信念,激励着整个团队执著向前,一路追赶飞跑的梦想,一棵“成功树”正在所有巡航弹研制人员的内心深处悄然成长……
        “虽然遭遇了挫折,但是我们从科学研究的角度看,研制已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后面的目标也很明确,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要低着头、弯着腰,卧薪尝胆、埋头苦干。”冷静下来,刘永才客观分析,给队伍打气。于是,他们基本上没有了周末,连春节也只休息了两天。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就是要把巡航导弹干出来!
        “归零的时候只要遇到问题,随时随地开技术协调会:试验台、露天外场、操作台边,大家围蹲成个圈,摊开图纸就讨论半天,这样的圆圈会不知开了多少次。”发动机型号调度人员这样回忆。
        随着整顿工作的深入,硬件的问题越来越少了,但软件的质量控制问题渐渐浮出水面。研制团队下决心,一定要让弹上所有软件都合乎技术要求,巡航导弹要有一流的神经系统。
        于是,软件代码走查的工作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2002年元宵节刚过,老胡将软件设计人员、系统设计人员、总体人员、分系统人员、测评人员及外请专家聚集在一起。两个多月,他们把弹上所有软件逐行逐字都过了一遍,每天都能发现数十个问题,每天都要进行软件的讲评,一共找出了几百个问题。这是一次彻底的检查,从此,在巡航弹的后续研制中,再也没有发生过因为软件的问题而影响飞行试验的情况。
        2003年春天,“非典”来袭,一时间令人紧张地喘不过气来,研制人员面临着生死考验,但是型号研制的脚步并未因此停止。试验前,大家都对自己进行严格消毒,戴上口罩,每人间隔3米以上开展协调。
        “整顿”期间,考验的不仅仅是技术,他们在管理上也经历了“涅槃”。
        第一次进场时,部队的“宇航级”管理让大家受到了强烈震撼,深刻认识到自身的差距。研制团队下决心要练好基础管理这个“硬功夫”,不轻易放弃任何一个问题,穷尽所有办法,“打破砂锅问到底”。
        一次振动试验时出现紧固件脱落,有多余物。这个问题引起了高红卫的警觉,他要求举一反三,对全弹进行一次查找多余物的“系统体检”:对所有紧固件,哪怕是螺钉、螺母进行一次全面筛查。在以后的研制中,几乎没有出现过类似的问题。也是从这一次开始,研制人员在生产过程中关口前移,将多余物检查写在了型号研制质量体系文件中。
        “不能带着问题上天”。为了保证地面和飞行试验的真实、充分、有效,型号两总独创性地提出“天地一致性”分析,即真实性、覆盖性分析。通过分析,对各个环节是否通过了试验验证、条件是否真实、试验是否充分、状态是否到位等方面都要心中有数。对试验未能覆盖的环节,也要以现有试验数据展开深入的风险性分析,采取针对性措施来规避。此项工作贯穿于后续型号研制的全过程,对飞行试验的成功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一系列规章制度和管理方法相继出台。结合型号特点,团队逆向思维,创造性地提出了“一次成功技术保障分析”的思想与工作方法,被形象地称为“成功树”。
        这棵“成功树”就是以“一次成功”为顶事件,对导弹设计生产试验全过程的每个流程、环节、影响因素及控制因素等进行深入分析,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确保飞行试验过程中系统、分系统、设备成件的每一级产品,在每一个工作流程、环节,都工作正常可靠,达到飞行试验“一次成功”的目的。“成功树”减少了研制过程中的反复,缩短了研制周期,节省了大量时间及研制经费。
        在技术和管理这“两驾马车”的驱动下,研制工作快速推进。
        那年暮春时节,试验团队再次集结,奔赴前线。在去试验场的列车上,按捺不住激动心情的刘永才面对戈壁大漠,豪迈地呼喊:“我们又回来了!”

        圆梦

        ——巡航梦,强军梦,航天梦,中国梦……大漠捷报传四海,长河喜讯催人醉。“成功树”结出的果实是一个句号,更是一个叹号!
        盛夏的戈壁滩上。
        早上8点整,随着指挥大厅里指挥员清晰的指令:点火!
        只见导弹拖着一股桔红色的火焰,呼啸着飞出了发射筒,钻到了云层里。导弹沿预定航迹飞行了一圈又一圈,转过一弯又一弯,掌声一次又一次响起。
        终于,大厅里传出了指挥员激动而又果断的声音:“成功!”飞行距离大大超出指标,试验圆满成功!
        顿时,整个试验基地沸腾了!人们激动地欢呼着,雀跃着,相互拥抱,泪流满面……
        这是辛酸的眼泪,是喜悦的眼泪,是成功的眼泪,也是希望的眼泪。刘永才和他的团队在泪光中收获了喜悦和胜利。
        “庆功宴结束后,我看见我们的总师泪流满面,我们的副总师泪流满面,我们的主任设计师泪流满面……”在日记中,一名队员写下了这样一幕。
        这是我军武器装备建设的重大成果和重要里程碑。
        之后的日子里,巡航导弹研制团队高歌猛进,取得了最后考核试验的圆满成功,研制出了中国的巡航导弹,使我国一举成为继美、俄之后自主研制、生产和装备巡航导弹的国家。
        在成功研制出陆基巡航导弹之后,三院经历了一次“凤凰涅槃”:在技术创新、管理提升和整体建设上实现了大幅跨越式发展,探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国家大型号研制模式,成为培育中国巡航导弹的摇篮。这辆巡航技术“火车头”直接带动了导弹总体、飞行力学与控制、精确制导等多个专业快速发展。首次使用大量新技术,引领光电探测、结构材料、微处理计算机等基础科学和工业快速发展,大大提高了中国制造的整体水平。
        新中国成立60周年大阅兵时,巡航导弹方队在天安门广场亮相,世人惊叹中国有了一招制敌的精确打击武器。2013年1月18日,巡航弹研制团队荣获首批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创新团队),被树为国家级先进典型。在“9·3”阅兵上,新一代巡航导弹分别在地面方队和空中方队亮相,雷霆万钧,气势如虹。
        如今,我国的巡航导弹不断增加着新成员,充实着大家族。每次试验时,它们如同金梭、银梭一般,穿行于华夏大地壮丽河山之间,编织着强军梦,支撑着中国梦,呵护着每个华夏儿女筑梦、追梦、圆梦……(文/刘一丹 刘铭 刘华英)

中国航天报》2016/10/13
  评论这张
 
阅读(1016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