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日志

 
 

航天科工二院李陟  

2016-12-05 10:36:03|  分类: 空天防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陟:蔚蓝之上 守国安邦

2016年12月05日 - kktt -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在战争中,空袭与防空是一对矛盾。从一战到二战,空袭武器的不断升级也迫使各国纷纷展开防空领域的竞赛。从二战后期纳粹德国“胎死腹中”的防空导弹雏形,到美、苏借其基础在上世纪50年代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的各型防空导弹,如今,防空导弹已成为一国国防领域中最重要、也最彰显实力的一环。从这一点来说,李陟所从事的事业是伟大光辉的。二十多年中,他与防空事业为伴,继承着前辈们的事业和奋斗精神,精研防御技术,为我国防御装备及专业技术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和许许多多科研同仁们携手开创了防空事业新的篇章。

传承和发展,第四代防空人的职责

破茧于新中国百废待兴的土壤,中国的防空事业起步于上世纪50年代后期,承担起这一重任的是如今的中国航天科工防御技术研究院。一代又一代的科研工作者踩着技术贫瘠的泥土,蝶变出中国三代防空导弹庞大而扎实的基础。

李陟作为第四代防空人的杰出代表之一,他身上有着前辈谨慎、谦逊的气质,也有着新一代继承者开拓、创新的思维。有别于前辈们蹒跚在资源、技术匮乏的年代,如今,李陟更多思考的是如何利用现有的丰富资源和信息全力追赶世界先进水平。在他身上,凝聚着中国第四代防空人的思虑与筹谋,而不变的是防空人一脉相承的对事业的忠诚。

追逐梦想,把兴趣做成事业

李陟现在从事的事业与他孩童及青年时期的兴趣非常吻合。1961年,李陟出生于四川成都。1958年,从部队转业的父亲带着全家来到成都,进入成都某航空工厂,从事航空仪表制造工作。受到父亲的影响,他很小就喜欢组装收音机,他可以用几根导线、一只耳机做出一个矿石收音机,后来又组装更高级的半导体收音机。中学时,他自己动手用重量轻的木头做飞机航模,做好了就到空地上试飞,反复钻研怎样可以让航模飞得更高。他每年还到工厂中实习,这些兴趣和爱好造就了他勤于思考和钻研的优秀品质。

1978年,李陟到农村锻炼了一年,第二年他参加了高考。出于对无线电及航天的热爱,李陟报考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工程系。在这里,他度过了本科与硕士7年的时光。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电磁场与微波专业攻读完博士学位后,李陟进入了我国防空事业的前沿阵地,揭开了自己工作的篇章,让他能够专心去热爱自己的热爱,而这种热度从未消褪,日有所长,最终成就了伟大而光辉的事业。人生看起来这么不经意,但实际却都是因为种种执著才会变得顺理成章。

初研射频仿真,头角展露

参加工作不久后,李陟开始从事射频仿真系统的研制工作。李陟刚接触这项工作时,习惯性地调用他所学的理论知识。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他开始体会理论和工程之间的特殊联系。当时该项目的牵头人陈总师,从系统总体技术设计到各方面专业技术协调,从控制、电路到计算机、雷达,几乎无所不通。陈总师成了李陟的学习目标。李陟参与的项目要建成当时亚洲最大的屏蔽暗室。屏蔽暗室的作用旨在将室内空间与外界的电磁干扰完全隔离开,由此检测设备时才能达到精细精准,同时不会将自身设备生产的信号泄露到外界去,暗室对金属壳体的屏蔽度要求极高。

此前国内采用的暗室建造方式是金属板焊接,这种做法虽然能够保证屏蔽度,但用在大跨度实验室建设中,长期使用加之重力沉降等因素会出现局部开裂等隐患,且一旦开裂又无法检测和修补。于是,单位领导决定请该领域一家技术先进的公司来负责屏蔽墙的建设,采用最先进的屏蔽板拼接工艺,可以避免应力开裂等问题。

然而就在屏蔽墙施工阶段,该公司工程人员因故无法按期到位,屏蔽墙安装不得不停滞。单位经过多方论证,最终决定自行研究安装。但是屏蔽墙安装好后,经过多次测试和反复调整均无法达到设计要求,最终还是请该公司人员处理。该公司技术工人一到,李陟便一步不离地跟在现场,观察他们的处理方法。他们的方法很简单:检测和堵漏,用接收器顺着墙缝滑动,信号强的地方就预示存在泄露情况,随后拆开,填充细如发丝的铜丝网,压紧铆钉后再从上到下砸一遍橡皮榔头,然后在接缝上贴上导电薄膜,问题就解决了。

简单的操作给了李陟很大的启发,那就是要灵活地运用物理概念,不能仅仅关注理论的推导,不能教条主义。此后一年的射频仿真系统调试期间,由于存在严重的信号串扰,使得整个调试工作陷入了僵局,工程陷入停顿。李陟主动请缨,用了两天时间,带着技术工程小组从早干到晚,成功解决了问题。从此,以清晰物理概念指导下的灵活工程处理方法,成为李陟今后处理工程问题的有效方法之一。而这种细心、严谨态度愈发让他身上的航天人气质得到彰显,在与岁月的融合中,逐渐浇筑了他的成功之路。

肩担大任,做技术领军人

在防御技术研究院的第一个五年,对于李陟来说是积累和历练的成长期。在从事射频仿真技术研究期间,李陟从专业领域逐步走向系统工程研究领域,开始涉猎防空导弹武器系统方面的知识。

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大环境和“文革”时期造成的人才断档,是当时航天科研单位发展面临的挑战,培养新一代技术接班人刻不容缓。李陟所在的单位非常重视对后备技术人才的培养,在他进入系统工程研究前,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对包括他在内的一批青年技术骨干进行系统的专业技术培养。他与另外一名技术骨干接受了一位资深老总师的专门授课,授课内容是防空导弹武器系统设计知识,包含了防空导弹武器系统几乎所有主要的专业技术领域。一年后,李陟对于防空导弹武器系统研究有了比较系统的认识,也逐步建立了对相关专业技术领域的工程研究方法体系。这种系统专项培训不但让李陟进一步强化了有关物理概念,同时也进一步提升了他与不同专业领域深入对话和共同研究的基础能力。

随后,李陟开始从事防空导弹武器系统总体设计研究工作。通过十余载的苦心研究,他从一个普通设计师逐渐成长为防空领域的技术带头人。这是李陟个人新的发展平台,同时也是他新的挑战。这里面有组织对他的信任和期盼,也有他自己对防空技术发展的思考和设想。从接过重担开始,他不仅时刻提醒自己要在科学技术上继续攀登高峰,而且要把握好相关技术发展的方向,要带领团队去探索未知,开拓创新。

作为我国共性技术专业领域的领军专家,李陟真正站在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的高度去考虑问题,宏观谋划,立足支撑我国国防武器装备跨越发展,不断强化基础研究,加强对前瞻性技术的战略分析和技术布局,提出发展战略规划方向和重点;创新发展,打破层层壁垒,积极联合我国相关支撑技术领域集智攻关,建立系统、器件、材料等技术体系群联合发展,推动专业领域技术与武器装备科学协调发展。

勤育桑梓,培养优秀人才

尽管科研事务繁忙,但对于教学和人才培养,李陟从来没有松懈过。对此,学生们都深有体会。按道理,博士生的专业一旦选定,选择的课程也基本都将围绕这个方向。但李陟作为导师,却在专业课程之外,充分结合航天装备的属性,从导弹系统总体设计方面需特别关注的几个学科里为学生额外选择课程。李陟的博士生小李对此有着切身体会:“就拿我来说吧。我本应围绕无线电数字信号处理方向选课,但老师还让我选择了导弹的飞行力学、制导控制以及空气动力学等跨学科课程。刚开始体会不到老师的用心,但越是工作得久了、越是深入研究,便越能感受到当初学习这些课程的受益有多大。这些课程充分弥补了工作中对专业知识缺乏的短板。”而李陟的这一做法,恰如当年他刚刚进入单位时接受的教育一样,结合自身的成长经历,他也在孕育着年轻一代的科研人。

已是技术负责人的李陟依旧经常亲自在电脑前编程,亲自推导公式、画曲线。而这些本可以让学生或其他人去做的小事,恰恰凸显了他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对待科研的态度与方式。每逢科研问题的研讨,他常常不论时间、不辞辛苦地深入科研生产一线和同志们共同研究。他也时常会在晚上十一二点打来电话讨论工作,同志们也经常会在第二天早上收到他凌晨一两点从办公室发来的邮件。许多曾与李陟一同工作过的人都很赞赏他对工作的投入和严谨的科研态度。在防御技术研究院年轻一代的科研工作者眼中,李陟是他们心中的“工作狂人”和“技术牛人”。

虽已为人师,但李陟却把每天学习新知识作为习惯。他每天上班前都会用三四十分钟的时间来看国外专著,并经常把最前沿的专著推荐给学生,和学生一起研读讨论。他用自己的行动影响着学生,培养他们吃苦耐劳、精研业务的品质。十几年来,他精心培养了数名博士和十余名硕士研究生,带出了一批杰出青年专家和一支核心骨干人才队伍。

过去与未来,都写满忠诚

航天研究总是充满挑战,国家任务也催促着他如一颗螺丝钉般及时填补到需要他的地方。2009年,李陟被任命为副院长。然而两年过后,他主动请辞,原因很简单,他想把有限的精力全部用在科研工作上。这或许是他独特的人格魅力之所在,精诚所至,宁静致远。如今,从专业到系统工程,从理论到工程实践,李陟在国防武器装备研究的道路上洗去铅华、蜕变成熟,走得越来越自信,越来越从容。如今他已成为国防武器装备科研战线上的一名领军人物,培养、造就了一批青年专业技术人才,带领他们共同走出了我国防空导弹武器装备的技术自信。

曾经年少时壮志凌云想要收获一番作为,如今却已能静看风云变幻,沉静远观局势发展,几十载筹谋在胸。这是20几年航天科研历程中完成的蜕变,是岁月赠与他的智慧。在李陟心中,航天的许多老一辈科学家是真正的战略科学家。他们对于时局与技术动向的敏感度,他们对于科研未来发展的远见卓识,甚至是他一生都将追寻与学习的榜样。如今,他也在远望,前瞻技术发展的未来,就如同他前面几代防空人所做的那样。

他时常感怀于钱学森等老一辈科学家为我国国防事业打下的基业,从第一代防空导弹武器系统到如今的发展成就,他深知其中跋涉的艰难,也深知他所继承的事业来之不易。他能体会与防空事业有关的每一个人的心境,他知道他们在为何而努力。每一个通宵达旦盯着生产线的现场,每一个鏖战到凌晨却还要睁着通红的双眼参加的会议,每一张属于航天人的过度疲劳后苍白的脸……这点滴的印迹伴随了他整个的科研人生。

航天事业60年跨越发展,李陟为其贡献了自己20余载生命年华,在这部浩瀚的蔚蓝史书上留下了自己的足迹。他说若从踏入研究院大门那刻算起,他的职业生涯也不过24年。而这24年,他为参与绘就了中国航天技术的一次次完美跨越而自豪,而他不自傲于此,也不满足于此,创造更多让祖国傲立航天强国的技术是他不变的心愿。也因此,他更珍惜时光,还在策马扬鞭地向前追赶,他要用余下的这些年写下这一笔完整的“忠诚”,不负这片奉献终生的浩瀚蔚蓝。 

人物档案
  李陟 1961年生于四川成都,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科技委副主任,“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国防科工局科技委委员,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防空导弹研制工作,为我国防空导弹武器研制与专业技术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李陟以高度的事业心和责任感、严谨的科学态度和务实精神,历经多种研制任务的锻炼,始终站在当代国防技术前沿,解决了诸多关键性技术难题,取得了重大的系统性、创新性成果,取得了显著的军事效益和政治效益。曾获国防科技进步奖特等奖、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国防技术发明奖二等奖等,2012年度国防科技工业杰出人才奖,2012年度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2013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2010年中国航天基金会“国防科技重大突破专项奖”特等奖。主编《防空导弹直接侧向力/气动力复合控制技术》。

原载《中国科技奖励》2014年05期
  评论这张
 
阅读(9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