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日志

 
 

“快舟”掌舵者梁纪秋  

2016-07-10 16:12:45|  分类: 宇航工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舟”掌舵者梁纪秋 - kktt -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有两次,梁纪秋很想从当下的环境中抽离。
        年轻时,他打算离开航天去奔个新前程,但没走成。慢慢地,靠着自己的“聪明劲儿”、胆识和勤奋,他成了中国首个具有快速集成、快速入轨能力的小型固体运载火箭“快舟”的总设计师,头顶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国防技术发明奖一等奖、2016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等荣誉光环。
        事业和家庭都有所成后,他并没有成为一个深谙人情世故或迷陷觥筹交错的中年成功男人。为了能从工作中抽身,自驾去西藏“看看风景”,他甚至不顾“丢饭碗”的警告,和领导软磨硬泡。
        手头的方向盘和“快舟”事业,都让梁纪秋着迷。在他的人生里,二者以得当的比例掺兑,愉悦身心与智力付出平衡共存,产生“化学反应”。

        远安山沟里的“好日子”

        那是一段游山玩水的好日子,但很快就过腻了,任务稀少和收入微薄的现实摆在眼前。
        1998年,湖北远安的山沟里来了一批刚从名牌大学毕业的年轻人。那时候,能进国家单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梁纪秋也是这样想的,尽管毕业前夕有点不痛快。
        梁纪秋在西北工业大学读的是固体火箭发动机专业,1997年毕业。按惯例,班上要保送两名尖子生读研,梁纪秋的成绩一直是全班前二的水平,他觉得问题不大,也就没报名考研。北京有单位想要他,但梁纪秋不想被分配到火箭发动机试验站工作,赴京的求职之行就此作罢。一回西安,学校突然通知保送名额只有一个,不要他了。研究生考试也已结束,梁纪秋懵了。

        对于一个出身平常人家的尖子生来说,事态以这样一种轨迹急转直下。至今谈起此事,他还会气不顺。这个看重“公平公正”的江西小个子,因为这种耿直,后来在工作中得罪过不少人。
        犯难之际,066基地(后更名为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九院,2011年重组为四院)来校招生,挑中了梁纪秋。“我们谈了半天,(066基地)说正缺人手,我觉得,这至少证明有人看得起我。”梁纪秋答应了,去山沟里一待就是5年。
        当时066基地的型号任务不饱满,刚参加工作的大半年时间里,梁纪秋有大把时间骑着单车去看夕阳。那是一段游山玩水的好日子,但很快就过腻了,任务稀少和收入微薄的现实摆在眼前。他没给江西赣州的老家寄过一分钱,很多在上海、深圳打拼的同学也都发来“召唤”。山沟里的梁纪秋动了念头。
        1998年的一天,他闲得慌,决定在机房给自己找点事干——编写程序、计算,钻研固体冲压发动机技术。有了一段时间的积累,收获不小。在既是同窗又是同事的王小雨眼里,梁纪秋聪明,悟性高。
        “你居然在琢磨这个?”当时还在066基地任副总设计师的刘石泉(现任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偶然间发现了梁纪秋。几番接触,刘石泉对这个总体部的小伙子有了印象。梁纪秋回忆,当时没离开066基地,也是听了刘石泉的话,“他劝我别着急,以后航天的任务会越来越多,有前景。”

        “走寻常路的事他们不会来找我”

        在山沟里,他成绩不俗,2005年,不到31岁就成为院里最年轻的型号总设计师。
        没多久,新型号的预研工作启动了,他跟随老专家开始了工程的方案论证。一个躁动的小伙子渐渐沉下心来。
        思维开阔、屡有奇思妙想,前期做了不少技术储备工作的梁纪秋开始在工作中崭露头角。在一项工程的总体方案设计中,必须向舱段内增加不少新的硬件设备,按常规思路不可能实现,身为普通技术员的梁纪秋大胆地将球形部件改为环形部件,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
        对于梁纪秋来说,这是个好的开始。
        接下来的数年里,九院型号的总体设计一遇到“此路不通”的麻烦,他就被推上前台。2002年,九院在一项型号工程竞标中胜出。梁纪秋拿出产品姿态控制方案,招来反对声一片。“太冒险了!”有反对者直截了当地说。梁纪秋通过精确的计算演示,把他们的观念扭了过来。
        还有一次,他提出了一个看起来很怪异的设计方案。用户听了汇报直摇头。方案在怀疑的眼光中上马,结果开了中国航天史上型号产品当年通过方案评审、当年通过定型试验的先河。
        现在到处都在喊创新,梁纪秋认为很多都流于形式,敢于突破思维定势的不多。“我喜欢搞广义上的创新,不局限于一项技术、一个产品,走寻常路的事他们也不会来找我。”现在,梁纪秋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窗外是武汉金银湖。
        在山沟里,他成绩不俗,2005年,不到31岁就成为院里最年轻的型号总设计师。
        他身上的“聪明劲儿”为上司所赏识,有人劝他“走仕途”干行政。梁纪秋说,不是干不了,实在是不喜欢行政事务和人情世故。而且,他放不下“快舟”。

        把“快舟”做成一件好商品

        要进军商业航天,提供给用户的产品就一定要“傻瓜化”,譬如快舟火箭。
        最开始,“快舟”还是一个备受质疑和争议的概念,直至2013年快舟一号火箭冲上云霄,创造中国航天发射和航天应用历史最快纪录。梁纪秋和他的团队十年磨一剑,他心中五味杂陈,“项目刚开始时困难重重,有很多人不理解。”
        2003年,梁纪秋着手航天科工快速响应运载器(快舟火箭)的研制工作。具有发射快、低成本等优点的固体运载火箭,早晚要成为航天发射领域的新宠。快舟火箭研发团队在国际上首次提出并采用星箭一体化的思想,使任务载荷运送能力提高两倍以上。快舟一号也成为我国第一型具有快速集成、快速入轨等创新特点的小型固体运载火箭。
        如今,快舟火箭就要登上国际商业发射的舞台,现在已有国内知名商业卫星公司的合同摆在梁纪秋面前。按计划,快舟十一号火箭明年就将首飞。
        快舟十一号火箭的太阳同步轨道运载能力较之前将有显著提升,运载系数有望成为国际固体火箭中最高的,超过美国轨道科学公司的米诺陶(Minotaur,又称牛头怪)小型固体运载火箭。
        “目前中国的火箭还是产品,称不上商品。”梁纪秋认为,要进军商业航天市场,提供给用户的产品就一定要“傻瓜化”,譬如快舟火箭。火箭只需提前2天进入发射场,不超过10个人就可执行发射(包含司机和指挥人员),接到指令摁下发射按钮即可。
        商品的性价比是能否赢得客户青睐的重要指标。国际商业发射中,火箭搭载1千克载荷要价2.5~3万美元,快舟十一号则标价1万美元。飞同样的距离,快舟十一号能节省1000万元成本。
        中国的固体火箭长期受发动机工艺技术制约。梁纪秋从2003年开始钻研相关技术,如今算是开花结果了。快舟十一号火箭一级发动机固体燃料装药量就接近整箭重量的60%,火箭在减轻重量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保证了燃料充足,跑趟长途绝不用担心油不够。“依目前技术水平,这已经是做到了极致。”

        搞创新得罪“自家人”

        回想起来,梁纪秋觉得自己白白浪费了两个月的时间,传统国企的一些老毛病让他无奈。
        2014年9月,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立项研制快舟十一号火箭,研发团队被明确告知,火箭的市场价格已经定死了,研制时间也很紧张。成本和效率的问题,得想办法解决。
        火箭的一级发动机是个“大麻烦”。它是目前国内尺寸最大、装药量最大的固体发动机。梁纪秋把性能指标告诉生产配套企业后,得到的答复是:办不到。
        这家系统内的配套企业与梁纪秋所在的九部长期合作。他们在全国调研了一遍,回来明确表示,国内没有厂家能生产该型发动机壳体。除非能给他们划拨3个亿的技改资金,再用3~5年完成新厂房建设、设备安装及产品研制。
        回想起来,梁纪秋觉得自己白白浪费了两个月的时间,传统国企的一些老毛病让他无奈。他当时拍板:到市场上进行商业采购。四处打听之下,一位在宁波大学任教的老同学推荐了一家大型民营企业。转机出现了。经过市场调研,这家企业表现出的诚意和实力打动了他们。
        2015年1月,梁纪秋上门洽谈,对方指着眼前的一块杂草地,爽快地说:“我们可以先把厂房建起来,给你做出样品,一分钱不要。”这家上市企业迫切想将业务延伸到航天领域,二话不说,立马招募了很多国内该领域的高端人才,购入了先进生产、测量设备。过完春节,新厂房在3月份就盖了起来,4月份机器设备到位,5月份投产,6月份交付样品,全部开销不到5000万元。
        单台产品生产周期由传统的3个月缩短至1个月,综合成本降低50%以上……这家企业在决策管理过程、研制生产周期、原材料采购渠道、人力投入费效比方面的快速,让梁纪秋感叹:“他们严格按照我们的设计方案、工艺标准、质量控制流程来做,契约精神和交货时间意识很强。”
        九部主任段祥军对此也很有感触。“随着全军装备采购网、航天云网等平台的开放,采用公平的竞标竞价机制、拓宽供货渠道,挤掉了价格中的水分,降低了成本,我们也尝到了甜头。”他表示,开展“三创新”要有开放的氛围,尤其是思维不能被束缚。
        搞技术创新跟上级和权威“硬碰硬”,搞商业模式创新又得罪了“自家人”。梁纪秋说,有些东西该坚持就得坚持,“不过发动机壳体生产那事,弄得我有段时间真不敢出门。”

        自驾游  追自由

        珠峰的“金顶”露出,梁纪秋非常兴奋。“我就感觉有一种神秘的力量灌到脑子里,心里。”返程路上,开着车的梁纪秋和不期而至的灵感“撞上了”。
        在梁纪秋看来必须坚持的事里,还包括自驾游。
        2012年,四院任务紧张,那段时间,原则上不允许请假、休假。梁纪秋急了,这是他迷上自驾游的第十个年头,正计划驶上318国道,直奔珠穆朗玛峰。
        休假申请报告一次次被驳回,梁纪秋直接找上了当时的院长刘石泉。这在同事们看来很不值,无异于“不想在这混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不行!”刘石泉让梁纪秋调整休假日期,老老实实上班。
        梁纪秋接受不了,这次西藏之行他期待了很久。2003年,他和王小雨、袁劲和王均武几位同事,携家人自驾去神农架游玩,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每年必游。出行前,几家人开会策划,梁纪秋扮演决策者。出行计划精确到每一天在哪停、在哪加油,哪些风景值得一看、哪些人文风情值得感受、各种突发事件的预案、出现偏差后的原则性、全程人车的安全性……这不是“说走就走的旅行”,更像是工作思维在生活中的一种延续。
        在梁纪秋看来,当时快舟火箭研制正按计划进行,西藏之行挑的是手头工作不忙的时候。他再度找到刘石泉,又被训了一通。顶着“丢饭碗”的警告,他留下一句话,“不管怎样,我都要去”。两个“有缘人”因为这事僵了一阵子。直到梁纪秋出发后,车开到成都,刘石泉来短信:“注意安全”。
        来回18天、行程8000多公里的西藏之行,梁纪秋选择的是川藏线进,青藏线出。川藏线也被称作“死亡线”。梁纪秋一行穿越危险的盘山路和几条江河,泥石流、山体滑坡就在离车二三十米的地方发生过。山上滑落的石头挡住了前进的路,大家就下车,铲开一条一车宽的路。一路上,梁纪秋见到不少寻人启事。
        珠峰的“金顶”露出,梁纪秋非常兴奋。“我就感觉有一种神秘的力量灌到脑子里、心里。”返程路上,开着车的梁纪秋和不期而至的灵感“撞上了”,“感觉就是它主动来找我了”。此前,快舟火箭研制中的几个困扰了很久的问题,突然就想出了破解之法。这被他称为这辈子“最轻松”的一次创新,一点坎坷都没有,很奇妙。
        其实每次自驾出行,梁纪秋都会携带稿纸,有什么新想法冒出来,就随手画出方案草图。他的工笔素描水平不错,在办公室有一沓纸都画满了。在办公室的地图上,梁纪秋还把十多年来的自驾线路用黑笔勾描出来。以武汉为起点,最北到“中国的北极”漠河、中蒙边境,最南去过海南,还有云南、新疆,川藏线、青藏线……他说自己置身于不同的景色中,领略地理地貌、风土人情,追求的是同一种感觉——自由。
        梁纪秋盼着能沿国境线跑上一圈,但抽不出那么长时间。他现在还没那么自由。


“快舟”掌舵者梁纪秋 - kktt -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图为梁纪秋自驾游路线图,以武汉为起点,最北到“中国的北极”漠河、中蒙边境,最南去过海南,还有云南、新疆,川藏线、青藏线……

“快舟”掌舵者梁纪秋 - kktt - 长缨在手  敢缚苍龙
        2012年,梁纪秋驾车至珠峰大本营留影。

原载《中国航天报》2016/07/05
  评论这张
 
阅读(8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